燃文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混沌幽莲空间 > 章节目录 第1875章 卢家的邀请

章节目录 第1875章 卢家的邀请

推荐阅读:千年迷局之修仙网游之一梦百年万兽朝凰无限吞噬之万兽无疆斗武乾坤天上掉下个真传弟子忍者的武装见闻大佬的无聊生活我真的不想打脸三傻大闹诸天万界

    看着这位那激动不已的小模样,简儿不由得失笑:“不用谢这么早,这能不能帮上忙,这没见着人我也说不好,可别你这头谢了,那头我又一无所成,你不白谢了吗?”

    “不会的,不会的。”三炮伏连连摆手,只是不知道他这是说简儿不会帮不上忙,还是说他不会白谢。

    可能这刚说完就意识到了自己的话可能有点问题,三炮仗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门儿:“那个,我的意思是说既然康泰叔说您医术好,那您的医术就一定是最好的,哪怕您没……,啊,呸呸呸……”感觉到接下来的话不吉利,三炮仗急忙停了嘴,像是要将之前不吉之意给呸掉一样连呸了好几声,“我的意思是说,不管如何,您肯帮我妈看看,我就已经很感激你了。”

    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又急急地补充了一句:“您放心,您放心治,不管最后结果怎样,我三炮仗还是知道好歹的,绝对不会跟您瞎闹!这个,康泰叔可以给我做保,如果我瞎来,让他打断我的腿!康泰叔,您说是吧?”生怕简儿有多余的担心,治疗的时候放不开手脚,所以还不忘补上一颗定心丸。

    “这点我可以做保,这别人不敢说,但我可以保证这三炮仗一定不是那些个不识好歹的。”郝老爷子点了头,担了这份保。

    简儿明白,这两位这是在给自己下保证呢,这是说不管结果如何,反正绝对不会有医闹事件就对了。听到这里,简儿在心安的同时,却也忍不住升起一股子悲哀之意,曾几何时,咱Z国的医疗环境变成了这样,缺德医生,无理医闹,医患意的不信任……

    算了,这种事也不是她一个小老百姓能够管得了的,她只要保到问心无愧就够了。当然了,既然别人愿意给她多加颗定心丸,简儿也不介意。

    “那成!放心吧,到时我一定会按时过来。”简儿也跟着保证,“郝老爷子,如果没其它的事那我就不久留了,你知道的,我还得赶着回去看看卢修文的情况。”

    “哎,好!”郝老爷子点了点头,然后给了已经将车倒了过来,正在那里等待下一步指示的郝仁一个眼色,然后亲自将简儿与雷两人送上了车,这临开车前,郝老爷子忍不住交代了一句,“那个,小宋啊,等修文没事了,记得给我挂个电话啊。”

    “好,这是应该的。”简儿点了点头,然后朝郝老爷子挥了挥手,道了别。

    车子慢慢启动了,透过那慢慢关上的车窗,简儿朝那群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离开,尤在那里对着那个明明什么都没干的,某个头戴荆环绑在十字架上的男人的唱赞歌的家伙扫了一眼,然后忍不住翻了个小白眼儿,那些家伙还真是有够无视自己这个“救命恩人”存在的。

    不过,算了!反正认真说起来,自己这回也没吃亏,顶多等那个尤利乌斯主教大人来给自己送报酬的时候,顺便将这些家伙“欠”她的感激一起折算到报酬里好了。比起听这些家伙讲几声不痛不痒的谢谢来,多拿点报酬要更合算得多!

    **************************************************************************************************

    这归程的时候似乎感觉到简儿有点儿心急,所以郝仁体贴地加快了车速,不过因为郝仁的车不错,同时这车技因此哪怕车速快了点,却也未让简儿感觉到不适,同时也比简儿预计回到家的时间快了不少。

    “多谢了!”车了简儿别墅门口停下,下了车,简儿礼貌地朝郝仁道了道,“那个,要不进去坐坐?”

    “不用了,估计你一会还有得忙,正好我也要回公司一趟办点事,下次有机会再来你家拜访吧。”郝仁婉言谢绝,说要回公司一趟办点事倒不是借口,他确实还有点事务需要完成。不过就算没事,郝仁也未打算进去,毕竟今天这情况可不是上门做客的好时机,他郝仁还不至于那么白目。

    “也好。那么再会,今天多谢你了。”简儿也未多客气,再次谢了谢,然后目送郝仁离开。

    “客气了。”郝仁朝简儿点了点头,然后挥了挥手,驾车离开。

    “主人。”别墅的大门打开,管家良子正站在门口处朝简儿问好。

    “修文还有修武回来了吗?其他人呢?都在哪?”简儿一边抬脚朝里走,一边问道。

    “嗨,两位大人早已到家,卢宗大人还有修武大人正在静室为修文大人治疗,其他几位大人在那里为他们护法。”良子一边走,一边小声地朝简儿汇报着,“对了,还有一位跟卢宗大人一起过来的,自称是范阳卢氏的人正坐在一楼会客厅。”

    “跟卢叔一起来的?”简儿下意识地停住了脚步。

    “嗨!卢宗大人交代了,修文大人情况还好,请主人不用过于担心。主人可以先接待那位客人先。”良子应了一声。

    “嗯,我知道了,带我过去。”简儿应了一声道。

    跟卢宗一起来的,如果不出意外那应该是卢家人。卢宗不是说等他将卢家的接班人给调教好了才会回来的吗?现在既然回来了,那说明这卢家的事已经处理好了,那这卢家人怎么还跟着过来?不会又有什么新问题找上门来吧,要不卢宗那边怎么会让自己先接待这个跟过来的卢家人。

    想到这里,简儿不由得加快了几步朝里走去。

    “是你?!”一进大厅,那个原本坐在大厅沙发上的男子就站起了身来,原来这卢家来的还是一熟人。

    “好久不见,简儿。”来人朝简儿轻轻点了点头,原来这卢家来的人不是别个,正是卢致远。

    “坐!”简儿朝卢致远坐了一个“请”的动作,“不好意思,今天外边有点事,让你久等了。”

    “哪里,是我来得冒昧了才是。”卢致远朝简儿微微欠了欠身,这才坐下。两人坐定后,跟在后面进来的良子也十分乖觉地给两人再上了杯热茶。

    “一段时间不见,你倒跟换了个人似的……”简儿有些惊奇地上下打量着卢致远,忍不住开了口。

    “你这是在呢。”卢致远朝简儿苦笑了一下道。

    看着这位那激动不已的小模样,简儿不由得失笑:“不用谢这么早,这能不能帮上忙,这没见着人我也说不好,可别你这头谢了,那头我又一无所成,你不白谢了吗?”

    “不会的,不会的。”三炮伏连连摆手,只是不知道他这是说简儿不会帮不上忙,还是说他不会白谢。

    可能这刚说完就意识到了自己的话可能有点问题,三炮仗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门儿:“那个,我的意思是说既然康泰叔说您医术好,那您的医术就一定是最好的,哪怕您没……,啊,呸呸呸……”感觉到接下来的话不吉利,三炮仗急忙停了嘴,像是要将之前不吉之意给呸掉一样连呸了好几声,“我的意思是说,不管如何,您肯帮我妈看看,我就已经很感激你了。”

    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又急急地补充了一句:“您放心,您放心治,不管最后结果怎样,我三炮仗还是知道好歹的,绝对不会跟您瞎闹!这个,康泰叔可以给我做保,如果我瞎来,让他打断我的腿!康泰叔,您说是吧?”生怕简儿有多余的担心,治疗的时候放不开手脚,所以还不忘补上一颗定心丸。

    “这点我可以做保,这别人不敢说,但我可以保证这三炮仗一定不是那些个不识好歹的。”郝老爷子点了头,担了这份保。

    简儿明白,这两位这是在给自己下保证呢,这是说不管结果如何,反正绝对不会有医闹事件就对了。听到这里,简儿在心安的同时,却也忍不住升起一股子悲哀之意,曾几何时,咱Z国的医疗环境变成了这样,缺德医生,无理医闹,医患意的不信任……

    算了,这种事也不是她一个小老百姓能够管得了的,她只要保到问心无愧就够了。当然了,既然别人愿意给她多加颗定心丸,简儿也不介意。

    “那成!放心吧,到时我一定会按时过来。”简儿也跟着保证,“郝老爷子,如果没其它的事那我就不久留了,你知道的,我还得赶着回去看看卢修文的情况。”

    “哎,好!”郝老爷子点了点头,然后给了已经将车倒了过来,正在那里等待下一步指示的郝仁一个眼色,然后亲自将简儿与雷两人送上了车,这临开车前,郝老爷子忍不住交代了一句,“那个,小宋啊,等修文没事了,记得给我挂个电话啊。”

    “好,这是应该的。”简儿点了点头,然后朝郝老爷子挥了挥手,道了别。

    车子慢慢启动了,透过那慢慢关上的车窗,简儿朝那群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离开,尤在那里对着那个明明什么都没干的,某个头戴荆环绑在十字架上的男人的唱赞歌的家伙扫了一眼,然后忍不住翻了个小白眼儿,那些家伙还真是有够无视自己这个“救命恩人”存在的。

    不过,算了!反正认真说起来,自己这回也没吃亏,顶多等那个尤利乌斯主教大人来给自己送报酬的时候,顺便将这些家伙“欠”她的感激一起折算到报酬里好了。比起听这些家伙讲几声不痛不痒的谢谢来,多拿点报酬要更合算得多!

    **************************************************************************************************

    这归程的时候似乎感觉到简儿有点儿心急,所以郝仁体贴地加快了车速,不过因为郝仁的车不错,同时这车技因此哪怕车速快了点,却也未让简儿感觉到不适,同时也比简儿预计回到家的时间快了不少。

    “多谢了!”车了简儿别墅门口停下,下了车,简儿礼貌地朝郝仁道了道,“那个,要不进去坐坐?”

    “不用了,估计你一会还有得忙,正好我也要回公司一趟办点事,下次有机会再来你家拜访吧。”郝仁婉言谢绝,说要回公司一趟办点事倒不是借口,他确实还有点事务需要完成。不过就算没事,郝仁也未打算进去,毕竟今天这情况可不是上门做客的好时机,他郝仁还不至于那么白目。

    “也好。那么再会,今天多谢你了。”简儿也未多客气,再次谢了谢,然后目送郝仁离开。

    “客气了。”郝仁朝简儿点了点头,然后挥了挥手,驾车离开。

    “主人。”别墅的大门打开,管家良子正站在门口处朝简儿问好。

    “修文还有修武回来了吗?其他人呢?都在哪?”简儿一边抬脚朝里走,一边问道。

    “嗨,两位大人早已到家,卢宗大人还有修武大人正在静室为修文大人治疗,其他几位大人在那里为他们护法。”良子一边走,一边小声地朝简儿汇报着,“对了,还有一位跟卢宗大人一起过来的,自称是范阳卢氏的人正坐在一楼会客厅。”

    “跟卢叔一起来的?”简儿下意识地停住了脚步。

    “嗨!卢宗大人交代了,修文大人情况还好,请主人不用过于担心。主人可以先接待那位客人先。”良子应了一声。

    “嗯,我知道了,带我过去。”简儿应了一声道。

    跟卢宗一起来的,如果不出意外那应该是卢家人。卢宗不是说等他将卢家的接班人给调教好了才会回来的吗?现在既然回来了,那说明这卢家的事已经处理好了,那这卢家人怎么还跟着过来?不会又有什么新问题找上门来吧,要不卢宗那边怎么会让自己先接待这个跟过来的卢家人。

    想到这里,简儿不由得加快了几步朝里走去。

    “是你?!”一进大厅,那个原本坐在大厅沙发上的男子就站起了身来,原来这卢家来的还是一熟人。

    “好久不见,简儿。”来人朝简儿轻轻点了点头,原来这卢家来的人不是别个,正是卢致远。

    “坐!”简儿朝卢致远坐了一个“请”的动作,“不好意思,今天外边有点事,让你久等了。”

本文网址:https://www.7-hk.com/9_9104/565881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7-hk.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