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混沌幽莲空间 > 章节目录 第741章

章节目录 第741章

推荐阅读:千年迷局之修仙网游之一梦百年万兽朝凰无限吞噬之万兽无疆斗武乾坤天上掉下个真传弟子忍者的武装见闻大佬的无聊生活我真的不想打脸三傻大闹诸天万界

    对于简儿的拜托,青云道长可以说是极度的不解,而且也不认为这是个好主意,望了望手中的黑暗咒术书再望望简儿那张稚嫩的面庞,青云道长下意识地摇了摇头。..

    倒不是青云道长小气,或者说起了独占邪巫巫术法门的心思,不想给人看也不想如人分享,其实如果说这句话的人是别人,比如说战臧天。

    即使知道这位向来是拳头动得比脑子快,只要一提到跟法术类有关的东西那就是满脑子浆糊,跟他学习战技时的超强接受力完全形成两个极端,但青云道长表示自己还是愿意给他这个机会一起共同研究青云道长表示他绝对不传承认他这是想找一个人一起陪着他恶心,他滴,那“魂之王国”载体的炼制方法,不对,准确说是这本黑暗咒术书中的那些个巫术都实在太恶心人了,独恶心不如众恶心,反正他就不愿意自己一个人挨恶心!。

    可是简儿可不一样,这位那可是真正的萌萌哒的年轻小姑娘,跟他们这些风经风浪,历经刀光剑影,血雨腥风的人不同,青云道长实在不愿,也不忍吓着了这个可爱的小姑娘。

    “宋小友,相信老道,你刚才的提议绝对不是个好主意。”虽说青云道长心里十分清楚简儿看不懂他手中的这黑暗咒术书的文字,但是青云道长还是下意识地将那黑暗咒术书给合了起来。

    “我坚持!”简儿的眼中浮现出一层执拗的光华。

    青云道长的眉头紧紧地皱在了一起:“理由,一个可以说服我的理由。”这回这青云道长连“贫道”这个自谦之词都不说了,由此足以表现出青云道长此时心中的不平静。

    要知道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青云道长非常明白简儿那绝对不是一个天真的热心肠,更不是一个好奇心太重的人,反而可能因为自小生活环境的缘故,这小姑娘非常会看看人眼色且善解人意,自己的拒绝之意青云道长不信简儿没有看得出来,可是即使如此,为什么这小姑娘依旧如此坚持?

    难不成,难不成她知道些什么!?青云道长脸色一变。眼中闪过一道光彩,按说这个的可能并不是不可能的,想想这位的背景种种巧合与误会让青云道长将简儿的背景那是一升再升,再看看跟在她周围的那些人。准确地说那些魂,或者……

    “宋小友,你是不是知道什么?”青云道长突然开口问道,目光灼灼似乎能将人看穿。

    “我,那个我看过一个跟这个很像的。不,不是跟这个很像,那个炼制的方法还有过程完全不一样,至少我看到的那个不需要像邪巫这个一样将人害死再取魂,那个用的是活人……”简儿抓了抓头,哎呀,自己说的到底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啊。

    “好了,贫道长明白了,”青云道长抬起了手,示意简儿不用再解释了。“宋小友的意思是你曾见过与这‘魂之王国’有着异曲同工之物,但是它的炼制却不像这‘魂之王国’一般恶心邪恶,你是想确认一下两者有何不同,看能不能从中借鉴到可克制这‘魂之王国’方法可对?”

    “对对对,就是这样!”简儿闪着星星眼望着青云道长,这位这脑子是怎么长的,自己刚才说的自己都觉得乱,这位居然还能理得个清楚明白,实在太厉害了。

    眉心跳动了一下,青云道长那修长的指尖在那黑暗咒术书上轻轻划动着。似乎正在考虑利害得失。

    “宋小友确定要听?”最后像是下定了决心似地,青云道长抬起了头,那双眼中的温润平和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探究。“要知道这上面关于‘魂之王国’的详细记载的可比我之前所念的内容更要让人觉得不适,哪怕是我等这样久历风雨之人都会觉得上面所描述的东西残忍到不可忍受……”

    青云道长一边说着,眼一边盯着简儿的双眸,声音平板而不带哪怕任何一丝起伏,让人听着有总十分诡异的感觉,如果他发现简儿出现一丝畏惧与闪躲。那么他就绝对不会让简儿再听到黑暗咒术书上的任何一个字。因为没有一个坚定的意念,坚强的心,哪怕只是听他念出这黑暗咒术书上的文字,对方都可能会受了这黑暗咒术书的影响,从而引发极为可怕的后果。

    就类似于一个修行者,如果在他心境修为未到的情况下太多的东西,对他而言那绝对不是一件好事一样,青云道长也不想这可爱的小姑娘也受此影响。

    简儿没做声,而是直视着青云道长的双眼不带一丝闪躲:“我确定!”

    “好,如果感觉不对造成不要逞能,一定要同我说明白吗?”青云道长正色道。

    “明白了!”简儿点了点头。

    而就在这时,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了简儿的身后,修长的如同钢琴家的大掌轻轻将简儿给揽在了怀里,伸出手将简儿那被汗湿的略带凉意的小手给握在了手心,揉了揉她那被指甲划伤的手心,如同大提琴一般低沉而悠扬的声音响起:“有我!”

    简单的两个字,却让简儿有一种心脏回位的感觉,什么害怕、迟疑在这一瞬间完全消失贻尽,似乎只要有后面这个坚强的身影在,她就无所不能。

    望着简儿那慢慢变得平和的眼,青云道长扫了一眼简儿身后那如同巍峨高山一般的男子,终于放下了心。简儿的坚定,雷的强势让青云道长确定他们绝对不会那么轻易被这黑暗巫术影响。

    翻开了书,青云道长没有继续他之前所看的内容,而是将黑暗咒术书给翻到了‘魂之王国’的开篇部位,一字一句地黑暗咒术书上有关于‘魂之王国’的内容给从头读了起来。

    从开始的不适,到后面的神态慢慢变得平和,对应着黑暗咒术书中的每一个描写,简儿将自己脑海中的记忆给再重温了一遍。一点点的对应,一点点地比较,此时简儿那强大的精神力发挥了极强的作用,研究重点的转移,让简儿忽视掉了黑暗咒术中所描述的血腥。

    其实这越听到后面,简儿就越觉得这本黑暗咒术与其说是教导黑暗巫术的秘籍更不如说是一本研究笔记。因为这上面详细罗列了不少巫术步骤使用时的原理,状态,后果等等信息。而且这越到后面简儿就越感觉到写出了这本黑暗咒术书的人那绝对是一个天大的天才,因为在通过两两对比之下。简儿居然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这本黑暗咒术之书的作者应当是知道一些那个玉简中内容的,因为简儿发现不少东西似乎就是那玉简所记载的的替代,虽说作用被了削弱了,但是确实将一个不可能给硬生生地转化为了可能。

    “如何?”当青云道长念完后。简儿已经好长一段都没发出一点声音了,最后青云道长还是忍不住了,小心地出声问道。

    简儿没有说话,她的脑子还在飞快的转动,仔细对比着两者之间的不同,想找到一个契合点,看看能不能在摒除黑暗咒术中的血腥而使用玉简中的办法替代。对于青云道长的问题,简儿只是摆了摆手,然后又再一次皱紧了眉陷入了自己的思绪中。

    “喂,你将她怎么了?”望着简儿那呆呆傻傻的样儿。战臧天忍不住凑了上来问道,这位刚才不是在听那牛鼻子念天书吗?怎么念着念着这牛鼻子就交人给念呆了呢?

    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青云道长放低了声音道:“小声些,别吵着了这位。”然后就不再理会战臧天那满脸的不服气,翻开了咒术书再仔细推敲了起来。

    毕竟青云道长不是巫师,这隔行如隔山的,很多东西不是看了你就知道怎么做的,再说了,青云道长是道修,不是巫师。一些个需要巫力驱动的步骤青云道长正在头疼如何处理,有没有替代的办法呢,毕竟这材料有限得很,可容不得他有一丝一毫的浪费。这要是万一失败了,青云道长可不认为自己能像邪巫那些狠得下这个心用那天理不容的办法去准备这些个材料,哪里有这空闲跟这个光长肌肉不长脑的家伙闲聊天。

    好么,这会当真没人理他了,战臧天不满地轻轻踢踢脚,无聊地踏着鞋底在地上磨啊磨。其实除了这位。现场还有一个人也非常头痛,那就是欧阳刃!虽说这位没出声,但是这位那可是带着耳朵的,这不出声可不代表听不到,可这这越听青云道长的论说,欧阳刃就越觉得心凉,用如此诡异的办法炼制出来的东西那绝对不可能是简单的玩意儿。而一旦像青云道长他们所说的,这玩意儿冲破了青云道长他们的封锁,那么后果……

    不行,不能再想了,同时欧阳刃也在后悔,该死,此时欧阳刃恨死了他出自于军人世家,而且长期军旅生涯中养成的本能――严守保密原则,不该问地就别问!

    对于此次行动欧阳刃分配到的任务是,一切行动听从简儿还有青云道长他们的指示行事!所以这青云道长叫他想办法封锁这树木欧阳刃也就本能地按着命令去做了,虽说知道青云道长下这个命令是欧阳刃就料想过这树林中必定有什么危险之物才会如此,但是欧阳刃万万没有想到会是这么个诡异而又极度危险的玩意儿。

    不过怪不得别人,现在欧阳刃只恨自己大意了,哪怕之前经历了一场魔幻“电影”,但是在潜意识中欧阳刃还是觉得这些玩意儿离自己,离现代都市生活太远。而且之前青云道长他们表现出来的强大,又让欧阳刃产生了一种错学,不管这里有什么,那绝对不会是青云道长他们这一行人的对手。

    想到这里,欧阳刃拳一紧,该死!哪怕自己之前多问一句,对这个的严重性再多了解一分,那么他就不会单单只带了这些个普通士兵过来。他之前跟老爷子通道的时候就该将这里的严重性跟老爷子说得更明白,那么家里的老爷子一定能有渠道将这里的情况给报上去。

    像这样的事早已经超出了他们这些普通士兵的能力范畴,如果早点上报,那么国家就会派“对口”的人员过来,那么至少青云道长口中的这个“魂之王国”如果当真失去控制,那么青云道长他们再不济也能多个帮得上点忙的人。

    不过现在不是再在这里胡思乱想的时候,有这个美国时间在这里瞎想,那还不如赶紧亡羊补牢!想到这里,欧阳刃忍不住掏出了手机就准备给自家老爷子那边拨过去。

    “不用了!”战臧天的声音突然响起,然后一只大掌将欧阳刃的手机拿了过去。

    眉一挑,欧阳刃有点疑惑地望着这位。

    “你是在想跟外面求助对吧?”战臧天露出了一个憨憨的笑容。

    欧阳刃没说话,但是他的眼神已经告诉了战臧天他猜的没错。

    “没有用的,”战臧天摇了摇头,比划了一下自己周围这一群人,“不是我打击你,如果我们都没办法的话,你叫来的人那也没用!”

    “先别急着反驳。”望着欧阳刃那不服气的脸,战臧天继续解释,“你能联系到的也就是国家的力量,而国家能指挥得动的‘暗世界’力量多为‘暗世界’里刚出来历练的那些个小字辈,如果我们撑不住,他们就算来了也就是送菜的料儿。跟你安排在外面的那些个普通兵娃子差不了多少。”

    “对了。”像是想起了什么,战臧天突然又道,“一会了如果事发不可收拾,那么我会提前通知你让你将那些个兵娃子撤离,到时记得保护好这宋家妹子!我怕她做傻事儿不肯走。”

    “明白了,我会让手下的兵将简丫头保护好的。”欧阳刃抬起了头望着战臧天,淡淡地道,“至于我……,哪怕最后是死,欧阳家也没有不战而退的男儿!”未完待续。

    本书来自:bkhl2323224inex.hl

本文网址:https://www.7-hk.com/9_9104/565644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7-hk.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