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萌妻十八岁 > 章节目录 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相持不下

章节目录 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相持不下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雷神莽穿异世界异界种植大师太古狂魔家有悍妻怎么破太古帝尊穿越之异兽大陆重生之战神吕布修二代的日常随笔末龙的挽歌

    查流域和童玥都不知道怎么样对待老太太。

    这个男人认为,他是一个外人,在这个家里始终是一个外人。

    这个女人并不爱他,这个女人只是偶尔想起了自己,这个女人只是在一些关键的时刻会想起这个男人,这个女人只是在最迫切的时候才会给这个男人打电话。像这种情况,这个女人压根就没有想到自己。

    要不是得知童小颜离开了国内,要不是得知姚佳丽迫害童小颜离开了国内,那么这个男人也不会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赶到这个学院路躲在他们家的楼下守着这一家人。

    查流域这个男生认为,这个时候自己喜欢的女人童玥一定会去寻找自己的外甥女童小颜。

    查流域心里本来是这样想的,如果自己喜欢的这个女人,一旦出去寻找自己的外甥女,那么家里一定会乱成一团。家里只有一个翠儿,只有一个保姆在看着。这个贝儿就是娇惯得的要命,本来就是哭闹得要命,一个保姆一定吃不消的。

    万一哭起来闹起来,老太太又不高兴发疯,那怎么办?

    那么家里其他的人又闹脾气怎么办?

    想到这里的时候,即使在餐桌上陪着客户吃饭的这个男人,也及时赶到了学院路,但是又不想打扰这一家平静的生活,所以这个男人就一直坐在了楼底下的车里,一直在那里看着楼上,盯着那个房间里,盯着那个紧闭的窗户。

    直到查流域看见了,这一家人从楼上下来,看见了自己心爱的女人追着自己的母亲后面,下楼了。看着这个疯婆子在这里发疯,看着这个疯婆子扬起了拐杖要打自己心爱的女人。这个男人才迫不得已才跑了出来,才及时地救下了自己心爱的女人。

    好在及时地抓住了老太太的拐杖。

    这个是老太太的魔杖吧,不知道打过多少人,这个魔杖打过了姚佳丽,真是活该的。谁叫姚佳丽要把童小颜赶出了国内了。童小颜呆在国内,好好地呆在家里,光那个老女人什么事情?真的是想不通!

    这个男人一直都想不通了,姚佳丽为什么如此的喜欢赶别人出去。

    真的很想亲口问问这个。

    童玥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眼前的事情,如果对这个老太太抱怨得太多,那么老太太的病情会加深。

    也不知道自己的母亲到底事情还是不是清醒,如果母亲是清醒的,那么现在说早说的话,母亲全部会记得心里,像母亲这种平时不怎么说话的人,一定会全部往心里去,那么以后母女的感情该是变得如何的糟糕,本来母女俩的感情就不是很好,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就那样生拉硬拽地将母女两个人凑在了一块儿,而且相依为命那么多年,直到童小颜长大了,直到家里有了那么多的人。

    与老太太之间的感情依然没有长进,反而因为这些事情可能有了一些隔阂,这个女人真的是没有办法了!

    就当查流域和童玥两人都无计可施的情况下,就当两个人都无能为力的情况下。这个男人没有办法安慰这个老太太,没有办法去拯救一个封闭的女人。没有办法阻止一个老太太在这里发疯。

    老太太吧,虽然把她的手绑在后面,虽然按着她的肩膀让她呆在地上,但是这个老太太依然口不择言,依然说出一些让自己的女儿伤心透顶的话,当然,这个老太太也骂着这个男人,一些听起来非常不顺耳的话,但是这个男人都经受的起,这个男人一听而过,说自己有多少女人吧,那是事实,说自己玩遍了整个城市的女人吧,也承认,因为这些并不是传言,因为这些并不是造谣,因为这些确实是过去的事实。

    只不过,这个男人非常介意,这些话让自己心爱的女人听见。

    似乎觉得自己心爱的女人听见这些过去的不光彩的事情,是对自己的一种侮辱,是对自己现在形象的一点侮辱。因为这个男人多想把自己的形象建立的非常的伟大,多想把自己的形象维护得像一个正常男人一样。恢复得像一个善良的男人一样。

    其实现在这个男人,他的心里是善良的,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至少在这个女人的面前是这样的。

    其他方面,其他想着复仇的事情不说。

    其实这个男人已经变好了,其实这个男人自从遇见这个女人之后,他的心就变得很好。只不过依然放不下那一件事情……

    查流域脑子里面,一下子又想起了当年,当年自己的父亲和母亲,当年自己的哥哥和嫂嫂,就这样被卓识举报了偷税漏水,就这样被债主以及所有的合作伙伴,就这样活生生地逼着从楼层上跳了下去,这四个人,这四个最亲爱的家人就这样,因为维护自己的形象,因为受不了这种屈辱,就这样把自己的性命从这个楼上跳下去,就这样消失了。

    就这样让自己的心灵消失了。

    然而这一切的一切,都因为一个人,都是因为那个可恶的举报者卓识。

    好啊!

    现在这个卓识的女人又在这里迫害自己心爱的女人的身外甥女童小颜。

    卓识?!

    查流域想起这件事情的时候,对这个名字是恨之入骨。

    现在,居然还和这个人每天吃饭,每天一起同吃同住的,每天和这个糟老头子一起吃饭,每天陪着这个糟老头子喝酒,每天在这个糟老头子家里住着,原因就是为了省一下住宿费吧?

    其实不是的,这个男人没有那么小气,这个男人还没有那么落魄,这个男人只是想住在这个虎穴里面,由此获得一些内部消息。

    只是想走近这个糟老头子,了解一下公司的情况,只是想打入敌人的内部,以此好掌握所有的行踪,好易如反掌地得起这个公司的命脉。一次可以如此来,很快就打败这个杀父杀母杀兄杀嫂的仇家卓识。

    卓识地产!

    查流域想到这里,居然非常地恨自己工作的这个地方。虽然有些后悔进入的这个公司,但是不进入这个公司怎么可以报仇?怎么可以夺回这个公司所有的经济利益!不进入这个虎穴,怎么能够得到虎子?想到这里的时候——

    “查流域,你在干什么?你对我妈怎么了?你手抓那么紧干嘛?你不知道他老人家骨头比较脆了吗?要是弄出问题来了,那你怎么负责?我告诉你,虽然我的母亲要打我,虽然我的母亲对我不好,但是这一切都是应该的,因为我并不是她的亲生女儿,因为我做得也不好,因为我刚才也发脾气了,但是你不可以这样对待她,因为我的母亲现在有病,一个病人你为什么跟她计较?不要是那么大的力气吗,赶紧拿开手赶紧放开我的母亲,我宁愿我的母亲发疯,在路上奔跑,也不愿看见我的母亲在这里受罪,我觉得这样束缚一个疯子,简直就是对一个疯子的侮辱,也许疯子有自己的意识,也许疯子也需要自由了!你我都不是疯子……”

    “童玥,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到了一些自己的事情,我是想到了我的父亲和母亲,我想到了我的哥哥嫂嫂,我想到的这些过往……不不不!我没有想到这些,我只是手重了一点,我只是觉得对待这个疯子,不不不!我只是觉得对待你的母亲,应该有点力气,你不知道你的母亲其实她的力气很大的?其实你的母亲的力气比你大,其实对待疯子,你不可以就这样放了她,如果你放了这个疯子,不!如果你放了你的母亲,你现在把她的绳子给剪了,一定会出问题的,一定会在大街上跑来跑去,然后你去追寻你的母亲吧?你去抓你的母亲吧?那样万一遇到了车子怎么办?万一撞上了一辆大卡车怎么办?”

    查流域长理智地分析这些问题,然而,这个传统的女人确实用感情在分析这些问题。

    两个人都没有错。

    一个是用感情用事,一个是要理智地分析问题,两个人都没有特别大的错误。

    但是两个人就是这么的意见没有统一。

    这也是第一次这个男人的意思,没有符合这个女人的意思。其实这个男人很想处处迎合这个女人的意思。因为这个男人喜欢这个女人,因为这个男人爱这个女人。并不是说这个男人没有主意,其实这个男人的主意大着呢!

    他哪里会迎合别的女人的意思?

    他哪里会去随便地这样崇拜一个女人?

    他哪里会随便的帮助一个女人?

    其实不是的!

    这个男人因为心中有爱,因为爱着这个女人,所以愿意为这个女人做任何的事情。

    童玥和查流域就这样,在大街上吵了起来。这个女人一点也不退让,这个男人只是用理智的语气在解释这一切。然而这个男人越是理智,这个女人越是生他的气,因为这个男人真的是不应该这样对待自己的母亲,毕竟母亲现在是一个病人。然后这个男人,他却固执地认为必须站对待母亲,不然母亲到处乱跑,会怎么样?

    后果不敢设想,也许会被车子撞死,也许会发疯,掉进沟里!

    然后这个男人看看旁边站着的这位医生,然后醒了醒鼻子,捂住了鼻子,说了一句好臭呀!然而,这个女人的眼睛也看见了这个医生,这个医生的身上如此的脏,是掉进的水沟里了吗?

    真的是掉进了沟里了吗?

    查流域和童玥两人的眼睛都看向了旁边的这位医生。虽然这个医生刚才说了一番话,但是两人都没有办这个医生的话听进去。因为此时此刻,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馆旁边的这个医生在说什么。而是如何的解决眼前这个疯子的问题。

    如何地安排这个疯子的去向。

    最重要的是把这个疯子送回家里将这个疯子关进自己的房间吗?还是将这个疯子带去医院或者是说就让这个疯子,一直跪在这个地上?想到这些问题的时候,这两个人真的是摇头,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从理智方面来说,这个男人占有一席之地,因为这个男人毕竟比这个女人要理智得多。

    这个男人只是此刻不想让这个疯子继续疯下去。

    然,童玥却不是这样想的,毕竟跪在地上的那个是自己的母亲。毕竟第一次看见母亲跪在自己的面前。毕竟这不符合道理,毕竟这是逆天的。怎么能让母亲跪在地上那么久?

    怎么看着别的男人按住自己母亲的肩膀就这样死死地按住在地上?

    不可以这样!

    越想越不对劲,所以这个女人对这个男人此刻他的心里是恨透了的。

    这个女人也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毕竟这个男人多次帮助过自己,多次在最关键的时候,这个出来为这个女人排忧解难。然而看着这一点,看着眼前的这个情景,这个女人第一次不赞同这个男人的做法。

    因为理智地对待一个病人,即使再理智,也不能凌驾在感情之上。

    当查流域和童玥两人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的时候,当两人相持不下的时候,当两人各持己见的时候,但这个男人认为应该这样制服这个疯子的时候,但这个男人认为应该理智的对待这个疯子的时候,但这个男人认为可以绑住这个疯子的时候,但这个男人认为可以按住这个疯子的肩膀的时候,当这个男人认为让这个疯子跪地地上并不是羞辱这个老太太的时候,这个女人却认为,这个时候,不能够这样对待自己的母亲,因为自己的母亲是一个病人,应该温柔体贴地对待自己的母亲,应该用感情感化这个疯子一样的母亲,但是这个女人压根就不知道,人,一旦发疯的时候,她有感情吗?

    人一旦发疯的时候,她还能够理智吗?

    最坏的结果,也就是这个疯子,被车撞死。

    就在这个时候,楚离医生站了出来,推开了这个男人的双手……

    楚离医生推开查流域,就这样很简单的,在这个老太太的后颈处,就这样掐了一下,这个老太太就安静的。

    这个老太太也不会大喊大叫了。

    也不知道这个楚离医生做了什么,站在一旁看着的这个童玥吓着了,然后立马跑了过来,使劲地拽着楚离医生的肩膀大声地问道:“你对我母亲做什么呢?!你这样做对得起我母亲吗?你这样做对得起我吗?你这样做……”

本文网址:https://www.7-hk.com/2_2050/1381310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7-hk.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