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一弦空思断华年 > 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 内隐(下)

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 内隐(下)

推荐阅读:我在东京当怪兽冷情总裁赖上门西子厉少的失忆新娘禾子歌阮小冉厉封爵冷情总裁赖上门美女总裁的贴身狂兵生而为王美女总裁的贴身狂兵旁白美女总裁的贴身狂兵王磊刘菲菲战神王者冬日

    严炎被严庄主关在家中,已不知道多少日。他每每写了书信,想要拜托小厮阿火送出,但都被拦截了下来。

    严庄主防止他又一次逃脱,节外生枝,将伺候他的下人一应换掉,最亲近的阿火也不例外。阿火想去探望,不是被拦住就是被拖走,严炎也是没有办法。

    不知道琼花哪里怎么样了……想到琼花,严炎的心头不由得悸动,她会不会在等着自己的信呢,上次去提亲,也没来得及告诉她结果。

    结果……

    严炎又开始抓起了头皮,琼三娘当真是叫人猜不透,之前的那番话分明是允诺了,但行为又仿佛是在拒绝自己。不得不说女人心海底针啊,这样下去,头发都快要被抓秃了。

    “不行,我必须要离开这里。”严炎自言自语道。

    突然,门外传来了脚步声,随即而来的是严庄主爽朗的笑声。

    严炎不由地紧张了起来,不知道老爹这一次又要整什么幺蛾子,管自己禁闭这么多天了,最近自己还算安分,总不可能,再有什么责罚吧。

    严庄主让下人开了门,手里是一张姑娘的相片(注:1870年代,中国已有照相馆了哦!),就这样笑着拍了拍严炎的肩。

    “好儿子,我已同袁家官爷打了招呼,他许了你同他家千金的婚事,你放心,爹一定给你办的妥当,到时候结了婚,可不能犯浑,对人家姑娘家要好一些,她袁家的大小姐,长得好,家教好,最关键的啊,人家袁官爷说了,等你们成亲了,日后他那儿的酒一应由我们庄提供,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说着,难掩喜色,又拍了拍严炎的肩膀,很是满意。

    严炎有些尴尬,严庄主办事效率似乎高了些,前几日才去琼花庄提的亲,这天把婚娶的黄道吉日都算好了。

    “可是父亲,我……”

    “你什么你,我告诉你啊,好男儿志在千里,别整天想着儿女情长的琐事,被琼花庄羞辱的还不够么!”严庄主厉声道,“为人父母,自然希望自己儿女能够有出息,横竖不害你,你照做即可,听见没有。”

    严炎低下头,嘴上回答了是,心中却在盘算着如何逃脱。“父亲,那我还需闭门思过么……”

    “自然,不然你生了什么事,我怎么和袁家交代!下个月月初,在这之前,你给我安分点。”严庄主说完,留下照片,命人关了门,兀自走了出去。

    严炎没有去看那张相片,他只觉得心口被人用钝器贯穿,那样的膈应和不适。他靠着桌子,慢慢坐在地上,就这样望着屋顶,神色无光。

    父亲极好面子,被琼三娘当着众人拒绝之后,便对琼花庄生了嫌恶之情,加之父亲向来势力,今日之举,其实严炎不算太意外,他现在只想逃离,逃离这个囚笼。

    请求父亲解除婚事已是行不通得了,况且平日里父亲也不常来看他,不过是命人看牢了他,阿火如今不在,他丝毫没有和外界联系的法子。

    果然,只能等到下月的那一天了么……

    此刻的琼花庄,虽说大雪弥漫,一切似乎照旧,但是琼花的内心已经忐忑了数天。

    她也曾问过琼三娘,讨点口风,但是琼三娘不过是冷冷道:“若他真心想娶你,怎么这么长时间不见他再来呢?”

    琼花自然觉得三娘讲的过于尖酸刻薄,十多年来第一次顶撞了琼三娘。

    “严炎不是这样的人,他必定回来,定是庄主不让我嫁他,庄主眼中只有酒庄,琼花怎样根本无足轻重。”

    琼三娘直接将手中把玩的如意扔到了琼花的脚下,玉如意碎成数十片,但三娘丝毫不去心疼。

    “你刚才说什么?”手已经扬起,琼花条件反射似的闭起了眼睛,但巴掌没有落到她的脸上,琼三娘缓缓放下了手,跌坐在椅子上,“你回屋去,不许出来。”

    三娘的眼中分明写着自嘲和落寞,看到与往常不太一样的三娘,琼花不由得觉得不对劲,“庄主……您身子不舒服么……”

    “滚!”

    月初,严府大喜之日。

    被关了多日的严炎终于得以重见天日,这一日的严府格外的热闹,上上下下张灯结彩,布上了大红色的彩纸,灯笼也一盏一盏地挂了起来。

    早早地,下人们便把严炎的大红婚服送进屋来,催促着让严炎换上给他们瞧瞧新郎官的模样。严炎不敢声张,只得换上。

    等下下人们出去备菜,他有一炷香的时间脱身,能不能跑出去,便看这一炷香了。

    “爷!您这身衣服……”阿火见房门开着,四下无人,便悄悄凑过头来张望,“这身衣服怪好看的,可惜不能穿给琼花小姐看……”

    “嘘!”

    严炎一把将阿火拉进屋子,关上了房门,“衣服来不及换了,我现在就得逃出去,你听好了……”

    “啥?爷?!你疯了!逃出去?!不是,这这这,会暴露的啊!”

    “你听好了!”严炎把阿火按在了床上,一脸凝重,“袁家小姐我是不会娶的,任旁人说我便是,我心中已有人,再容不下别人,我即便动身,后院人少,我从窗户翻出去,”说着严炎随手取了一件大衣披在身上,“你自幼跟了我,小时候最喜欢模仿我讲话,如果有人来,你只装作是我,说身子不爽,一炷香之后,我大概能逃脱,你也寻个空溜出去。”

    “哎!爷……”

    阿火还想分辨,严炎瞅见窗外无人,已翻身出去了,留下阿火一人在房中气的干跺脚。

    “爷啊爷,你可害惨我了啊,庄主知道了,定扒了我的皮!”

    于是阿火在屋内转悠着,思来想去,还是想不出办法。

    “爷啊,阿火跟了您这么久,您不能把阿火推到火坑里的,先前帮爷瞒着送了一年多的信,也算是小的仁至义尽,今日实在是帮不了您啊……”

    阿火坐在地上,思索了好一会,最终还是站起,点了点头,推开房门,朝着院子里忙碌的下人吼道:

    “来人啊!少爷逃婚啦!”

    严炎一口气跑到了街上,时间紧迫,怕是很快便有家里人找上来,当务之急是赶紧赶到琼花庄,他咬咬牙,家是待不了了,孤身一人去求琼三娘,三娘未必肯,若是能和琼花私奔,倒是眼下最吸引他的法子。

    他见周围酒家店门口栓了一匹骡子,二话不说,丢下自己的皮毛大袄,解了骡子的绳子便骑走了。店小二忙去追,只听得严炎留下一句:“大衣归你,骡子借我一用。”

    小二气的直跺脚,捡起那袄子看了看,倒是极好成色的皮毛,价格绝对超得过五匹骡子!本想爆的粗口一下子全变成了甜蜜之语。

    今日捡了便宜,看来明日还得再牵一匹骡子在店门口,指不定又有哪个不长眼睛不识货的公子哥扔个什么皮啊袄啊,他小店不是就发达了!

    话说这骡子跑的真的快,严炎猜测,大概是是长时间让它磨豆子压抑了,现在得了自由,可以撒欢了跑。按照这样的速度,到琼花庄也不过一眨眼的功夫。

    他一想到此便觉得紧张和忐忑,琼花会和他走么,若是琼花走了,琼三娘会怎么想呢……

    但是,这样的问题未免有些复杂了,他也顾不得那么多,只是双腿又拍打骡子的腹部,那骡子吃了疼痛,更加卖力的跑了起来。

本文网址:https://www.7-hk.com/24_24912/1321318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7-hk.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