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一弦空思断华年 > 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 生变

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 生变

推荐阅读:我在东京当怪兽冷情总裁赖上门西子厉少的失忆新娘禾子歌阮小冉厉封爵冷情总裁赖上门美女总裁的贴身狂兵生而为王美女总裁的贴身狂兵旁白美女总裁的贴身狂兵王磊刘菲菲战神王者冬日

    夜已深,万籁俱寂,原先外头零星的光点,也摇摇晃晃的灭了下去。

    琼花和严炎就这样依偎在床上,闭着眼睛,但谁也不曾睡着。

    “你不觉得,有些热……”琼花的手触碰到了严炎的手臂,下意识的缩了一缩。

    “的确,大概是有点挤。”说着,严炎尝试反转了一下身子,“现在会不会好一些。”

    琼花没有回答,只是看着床头的烛火燃烧着。

    “我听说,民间新婚之夜,会点上红烛,若是烧完了,则能白头偕老。”

    琼花的手突然被严炎抓住,他的眼睛里满是璀璨的星光,像是跳跃的火苗,就这样望着琼花,“我定会求父亲,再上门提亲的,琼庄主一定会承认我的,若是一次不行,便两次!”

    他的唇被琼花用纤细的手指堵住,琼花只是笑着,随后慢慢蹭到了他的怀里,“倒也不是很急,我还需要想想……”

    “为什么还要想!”严炎翻身坐起,一脸焦急,“方才我不是喝了一整壶茶了么!若是不够,我再去喝一壶!”

    “呆瓜,你小声些。”琼花慌忙拉着他躺下,躲在被子里,悄声道,“我还盼着你再多给我写些信呢,不是送来了新匣子么,若是这么快成了亲,你便不会给我写信了。”

    “写!绝对写!只要夫人说!要多少便多少!”严炎感受着琼花呼出的热气,脸上不由得泛起了红晕,“就是再写一百个匣子我也写,写到咱们都变成白头发老头子老太太。”

    “你真是,”琼花本想再给他脑袋上敲一下,后又转而放下了手,揉了揉他的头发,“今天骂了你太多次呆瓜了,不能再骂了,不然真变成呆子了,我可怎么办。”

    “嘻嘻嘻,夫人善解人意~”

    “别蹭鼻子上脸!你个!”

    “打我骂我都行,我是个呆瓜呆子都好,夫人可千万别生气,气坏身子我心疼。”

    “油嘴滑舌……”

    醒来时,房中已没有严炎的身影,琼花揉了揉惺忪的双眼,昨晚闹得有些晚,现在还是有些犯困的。

    抵着门的椅子不见了,这家伙倒真是胆大,看来是天未亮,大摇大摆的从正门出去的,倒不怕被人发现。

    琼花心中这样想着,随即转到了昨晚喝茶的桌旁。昨日严炎用的杯子还摆在那儿,杯子下头,是一张纸。琼花饶有兴趣的打开来看了看。

    【夫人

    此去山高水长,万望夫人安康,千里万里心犹在,勿念。

    只愿夫人心似吾心,定不负夫人相思意。

    炎】

    这个呆瓜……不知为何泪水就这样流了出来,倒不是难过,只觉得原先心里空白的一处被什么填满了。

    “什么山高水长啊,不过是今日与明日,我才不会想你这个呆瓜……”琼花明明是开心的,感觉那种从未有过的情愫都快要溢出来了,她也不去擦拭眼泪,小心的将纸张叠起来,放在了新的匣子中。

    “这个,就勉强算作新匣子里的第一封信吧。”

    院中,琼三娘留下了一句,“你休想”,便甩了袖子离去,留下满脸泪痕的严炎低垂着头呜咽,像是一头受了伤的小兽,不停地抽噎。

    “我这样样子,很好笑吧。”他依旧干噎着,不去看尹娴一行人,“你们留在这里也没用,她琼三娘一向如此。”

    “你说一向如此?”尹娴从怀中掏出帕子,沾了些水,替严炎擦去脸上的泪痕,严炎慌忙躲开,一副嫌弃的模样,无奈,尹娴只好收起帕子,退了几步,拉开他与自己的距离。

    “她以前也这样对你?”

    段华年愠怒,“你不要与他废话了,外头冷。”

    “她对我怎么样都无所谓,”严炎的眼中闪过一丝杀意,“你们应该问问,她怎么对琼花的。”

    “若是你们放了我,我日后定会重谢!”他挣扎了一下,感觉身上的绳子似乎比昨日松了一些,但是他忍着,不做声。

    “我们不过只想来要酒,这些私事,与我们无关。”段华年挡住了尹娴,神色是从未有过的冷淡和蔑视,叫人在这寒天之下更生寒意。

    严炎轻笑了一声,“那就劳烦送我去放个水。”

    “什么放水?”尹娴凑过来,有些疑问,忙被段华年塞到身后。

    段华年招呼了一下院子里的下人,“自己和他们说去,我们不是这儿的主子。”

    “多谢了。”留下了这句话,严炎便交换了一个面相老实的粗实,拉着自己去了院外。

    段华年始终觉得有些不对劲,但是又不好直说,便给身后的伍十使了个眼色。伍十同段华年多年,对段大帅心中所想可谓是一清二楚,于是摸着自己腰间的刀枪,也悄悄跟了过去。

    尹娴见伍十走远,有些不好意思,“原来放水是这个意思……”然后拉了拉段华年的衣袖,“你让伍十跟过去,是怕严炎跑了?你不是说不管的么?”

    段华年面对着尹娴,露出了一副宠溺的姿态,“我是不想多插手,不过若是他跑了,对琼花庄,对你我都不算安全。”

    “你当真只是这样想的?”尹娴眨巴着眼睛,眼底全是笑意。“不过你这几日都不笑,果然还是因为我任性,惹到你了。”

    “你倒知道自己任性,”说着,段华年便用拇指按了一下尹娴的额头,“你这样就算拿到了琼花酒,喝的人也不会高兴的。”

    尹娴揉了揉自己的脑袋瓜子,“半途而废功亏一篑可不是我的作风。”

    “你啊……”

    段华年才想继续说道,院外传来了仆人的惊叫,“来人啊!跑了!歹人跑了!”

    段华年连忙抱起尹娴,朝着琼三娘的屋子走去。一时之间,庄内骚动,下人们都抄起了扫帚木棒之物,敢到外头搜寻严炎的下落。

    “能在伍十眼皮子低下溜走,看来伍十退步了,是时候退休了。”

    尹娴红着脸,敲了敲段华年的胸脯,“你不如夸夸人家严炎身手不错啊,话说快放我下来,我能走!”

    段华年没有回答,但是脸上分明写满了:不行,不行,不行。

    尹娴只得作罢,然后反应过来,慌忙问道:“去琼三娘的屋子是为何?人家还在里头呢!”

    段华年不曾听劝,用力敲着门,“要想活命就给我开门!”

    三娘倒也不墨迹,不消几秒,婆婆便打开了门,一脸惊惶。

    “婆婆莫要慌,我同琼庄主谈谈。”

    “哦?谈什么?活命?”琼三娘半披着一件纯色的裘衣,半眯着眼,猩红色的指甲就这样撑在脸颊上,“无所谓活不活的,谁要结果了我,叫他赶快。”

    “严炎跑了。”

    琼三娘冷笑,“呵,我倒是什么,也不是新鲜事。”

    尹娴见气氛紧张起来,慌忙打着圆场,“虽然我们的人跟着,严炎还是逃脱,不过他目的未达成,应该不会罢休的,还是会来找您,所以我夫君便想过来确保您的安全。”

    “哦?目的?”三娘倒真的是一点也不屑,“这回的目的是勾引我女儿还是骗我家配方?你让他小子来便是了,不消你们费心。”

    “我们也没这个闲工夫管你,”段华年打断话语,“不过是想同你做个交易。”

    “我没兴趣同你们交易……”

    “用他严炎换你庄上一壶琼花酒,你换不换。”

    “不换。”

    “那我便助他,一把火把你琼花庄从里到外烧个透,到时候,要东西,我可不会问你。”段华年一字一句清清楚楚的说道,不像是在开玩笑,琼三娘一惊,肩上的裘衣掉落。

    “琼庄主明白人,可愿意同段某做这笔交易?”

    琼三娘虽没有回答,但是脸色已是十分不好看,由婆婆搀扶着,进了里屋。

    出了琼三娘的房间,段华年依旧没有要将尹娴放下来的意思,尽管尹娴有些挣扎,但他只是轻声说了一句:别动。

    “你怎么确定,琼三娘一定会答应你呢?”

    段华年望了望外头皑皑的大雪,“你还记得严炎曾说过,琼三娘心中第一位便是这个酒庄。”

    “所以,”尹娴的语调突然有些悲伤了起来,她想起了方才跪倒在地,求着三娘的严炎,心头一紧,“所以,即使是自己的女儿,也不及酒庄在她心中的分量么?”

    “谁知道呢?”

    事情变得越发扑朔迷离起来,琼花究竟为何而去的,成了萦绕在尹娴心头的头一号问题。本来还想着不再多管,可是琼三娘和严炎两人落寞的神情一次又一次浮上来,她怎么也无法排遣。这其中,还有什么隐情么?

    琼三娘身旁的婆婆此时从屋内走了出来,看见尹娴段华年二人,神色一变,下意识想要离他们远一些。也是了,段华年方才对琼三娘说的那些话,着实是狠辣,婆婆虽说心慈人善,但受惊,也是正常的。

    “婆婆……”尹娴硬是挤出了一个微笑,“事到如今,不如你同我们说说清楚,这其中的来龙去脉吧。琼花小姐究竟是为何去世,严炎和琼三娘又是如何生恨的。”

    婆婆才要开口,心中堤穴崩塌,一时没忍住,浑浊的双目中就淌下两行老泪,她强行掩面,回头看了看琼三娘的屋子,哽咽不止。

    “求二位不要怪庄主。严公子和琼花小姐都是无辜的,全是老奴!因为老奴啊!”

本文网址:https://www.7-hk.com/24_24912/1308270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7-hk.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