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一弦空思断华年 > 章节目录 第八章 琼花(中)

章节目录 第八章 琼花(中)

推荐阅读:我在东京当怪兽冷情总裁赖上门西子厉少的失忆新娘禾子歌阮小冉厉封爵冷情总裁赖上门美女总裁的贴身狂兵生而为王美女总裁的贴身狂兵旁白美女总裁的贴身狂兵王磊刘菲菲战神王者冬日

    “昨日见你便觉得眼熟,四年前,在宴会突然起身拍手的可是你?”段华年眯起了眼,打量着严炎。

    “是又如何?”

    “那日你爹向琼三娘提出联姻,当众被拒,我这个旁人看了,也替你父亲感到尴尬啊……”

    “你!”严炎咬牙切齿,但是因为被限制了行动,所以只能任由青筋暴起。

    四年前,段华年被调,途经琼花庄,顺道去品酒大宴参观了一下。三娘当年也甚是好客,来者不拒,但凡是客,都可以一品佳酿。

    虽说段华年和伍十不算坐在靠前的位置,但是前头的骚动还是可以看得一清二楚。他两人当年不知其中瓜葛,只道是寻常提亲被回绝,一笑了之。现如今看来,竟是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我父亲提亲,本是好意,我同琼花情投意合,若不是她琼三娘死守着自己的酒庄,琼花怎会死?”

    “一派胡言!你父亲觊觎我琼花庄已久,琼花年纪尚小,被你利用蛊惑,你敢说你没有一丁半点的责任?!”三娘一袭绛色长袍,发丝未挽,不施粉黛,只是怒目对着严炎,大声斥责。

    “我的女儿已经死了!我的琼花庄也没了!你们父子到底还想从我这里夺去什么!”

    这一瞬间,尹娴捕捉到了严炎脸上的落寞和悲痛,原先跋扈的他,在听完三娘讲的这番话后,选择了低头沉默。

    他不像三娘口中的那种无耻之徒,他对琼花的感情,倒是怎么也无法掩饰的。尹娴这样想着,才想分辨几句,便被段华年挡在身后。

    段华年不去理睬严炎和琼三娘之间的矛盾,神色冷淡,对三娘道:“昨日,我夫人已按照约定跳了,给我们酒,你们的事情自己处理,我们急着赶路。”

    “哼,”三娘哼了一声,“不知要什么酒,汾酒,桃花醉还是雪花酿?可惜了,唯独没有琼花酒。”

    “庄主,莫要欺人太甚。”段华年强压着怒火,默默攒紧拳头。

    “欺人太甚?”琼三娘斜眼冷笑,“我当初只说赏你几坛,并未说过是琼花酒,未曾违约,何错之有?”

    段华年才要发作,被尹娴伍十一人一条胳膊给拽住,才作罢,

    “如今我私事未了,自然没心情招待你们,你们若是愿意等,事情处理完了,琼花酒自然有,等不了,还请现在就走人,给我庄上腾个地方。”

    琼三娘的性子向来如此,若是想同你做生意,不用你多说,她自然双手奉上;若是觉得没必要招呼你,便会变着法子让你觉得不舒服。很多时候,众人都摸不清她的脾性,豪爽时千金散去一笑了之,不爽时,一口酒渣子都不给你喝。

    尹娴微微笑,拉了拉段华年的袖子,“好不容易出一趟城,只当是玩便可以了。”

    段华年摇着头,“虽说都依你,但只许再在这里待一日,明日无论如何,必须回家。”

    “自然的,”转头对琼三娘行了个礼,“多有叨扰。”

    此时,沉默良久的严炎突然抬起了头,一行泪就这样从他的眼眶里缓缓流下。

    “你恨我,但还请你告诉我她的墓,告诉我她留下了些什么。我在汾头山找了两年,至少留给我一丝念想,我也好常去陪陪她,求你……”

    三娘的嘴角微微抽搐着,转而还是那一副凶狠面孔,甩着袖子留下了一句话。

    “你休想。”

    四年前,品酒大会。

    严庄主见宴会氛围正好,酒过三巡,众人皆已微醺,便端了一杯酒,站起,朝着琼三娘进了一杯。

    “诸公皆在场,也好提严某做个见证,听闻琼三娘有一女,与小儿年龄相仿,到了婚配的年龄,不知三娘可愿将千金配与我儿,成全一段佳话呢?”

    三娘给了婆婆一个手势,婆婆走下去,接过严庄主手中的杯盏,再将其递给三娘。

    三娘把玩了一番杯子,若有所思,“方才你旁边,站起的那位,是你儿子?”

    想到刚才严炎的举措,严庄主有些尴尬,的确是不妥,怕是要给琼三娘留下不好的印象了。

    “是,不过小儿没见过大场面,有些害羞而已,还请琼三娘莫要见过。”

    “我儿方才高台一舞,为诸位助兴,严庄主你看,我儿如何?”琼三娘冷笑。

    “自然是极好,极好,很是满意。”

    三娘将那杯酒慢慢掉在脚下,笑靥如花,“严庄主满意又如何?我们琼花自然是伶俐的,可我不想今后的女婿是个呆子,严庄主意下如何呢?”

    严庄主只觉得两颊通红,瞥见众家多有嘲讽神色,顿时觉得异常丢人,好歹自己严氏酒庄名誉南北,配得上酒庄翘楚的称号,她琼三娘一介女流的酒,再怎么醇香,也比不过自家的市场大。想到这里,严庄主顿时有了一丝底气。

    “三娘说笑了,我儿嫡出,不过是没常带出来走动,背地里啊聪明着呢。况且又数长房所生,身份上没什么毛病,横竖你家琼花嫁到此处,也不会亏待,虽说是养女,但礼数咱们严家一点儿也不会短的……”

    只听见杯盏掷地的清脆响声,琼三娘怒目而视,站起拂袖,“严庄主究竟何意?在此大会,来者皆客,非要让我把话挑明了让众人生嫌么?你严家何尝短缺钱财了,打主意打到我琼花庄了?好,那诸公做个见证,我琼花庄,今后是琼花继承的无误,横竖没有嫁出去的道理。我三娘活着的一天,谁也别想打我酒庄和女儿的主意!”

    三娘倒不是不希望琼花寻觅一个好人家,只是她仔细思考了,今后琼花还是得承大业,她琼三娘给不了琼花什么别致新奇的礼物,能留下的唯有这酒庄。但她又不希望为他人做了嫁衣,自古女儿出嫁,娘家给的东西或多或少都成了夫家的了,琼花庄是她三娘的毕生心血,于是也算作是私心,她希望琼花能留下。

    “上门女婿?琼三娘你莫要欺人太甚!”严庄主掀桌而起,手指三娘,破口大骂。

    “又如何,横竖我嫁女,什么样的女婿我来挑。”三娘抄起桌子上的酒壶就要朝严庄主砸去,若不是婆婆和下人极力拦阻,怕不是就要在会场闹了起来。

    琼三娘泼辣,读书也不多,丈夫死后,单凭一己之力便支撑起这酒庄生意,她素来不喜欢掩饰自己的想法,为人也从不忸怩,这便导致了在一些方面极度的偏执和暴躁。

    众人也察觉到微妙的氛围,但好在酒水极妙,才能继续坐着谈天说地。严庄主自然是觉得备受羞辱,愤愤不满地让下人去寻严炎,提前离了席。

    而在山上赏花的二人,完全不知酒宴上出现的状况,依旧坐在石头台阶上互相说笑。

    山间的风尤其的冷,琼花舞后,还未来得及多添衣裳便擅自跑了出来,不由地打了几个喷嚏。后自觉有些失态,连忙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脸。

    “很冷么?”严炎脱下来自己的外袄,给琼花披上。琼花生的较小,那外袄足以将她整个人包进去,她有一些些贪婪的享受厚实衣物锁住的温暖,不由自主的闭上了眼。

    “还冷么?要不要再给你一件?”说着严炎就要脱自己的内衬。

    “呆子!不要了啦!”琼花慌忙阻止,“脱了你怎么办,不冻死才怪呢。”

    “这不是关心则乱么……”严炎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有些不好意思。

    “什么?什么乱?”琼花凑过身去,“山上风大,我听不清楚。”

    “没有没有没有!”严炎的心都要跳到嗓子眼去了。“我是说你头发乱了,我给你理一理。”

    说完,便将手搓暖了,然后贴近琼花的额头,将她的发丝,轻轻别到脑后。

    琼花扑闪着自己一汪水灵的大眼,一本正经道:“你可知道,在我们琼花庄有一个说法,若是男子摸了女子的头发,便是要缔结婚约的。”

    “啊,啊啊?!”严炎的手慌忙放开,但是望着眼前的琼花,他还是吞了口口水,捋了下舌头,握住琼花的手,“我,我会对你负责的。”

    “呆瓜呆瓜呆瓜!”琼花抽出手,锤了严炎几下,“我胡说的,你还真的当真了。”

    “自然是当真的,何况本来我就要娶你的……”

    这回换做琼花不解了,“你别唬我。”

    “我可没有!今日我爹说了,要向琼庄主求我同你的婚事,啊啊,都忘记告诉你了,我是严炎,严家庄那个,你知道严家庄么?”

    琼花的神色道分辨不出什么,只是淡淡的,像是瓷器一般,安静的聆听着。

    “我看见你在台上跳舞,真的很好看,知道你是琼庄主的女儿,我开心的心都快跳出来了,我很喜欢你,你喜欢我么?”

    “呆瓜,哪有第一天见面就说喜欢的。”琼花娇嗔,在严炎的鼻子上刮了一下。

    “琼庄主,不会同意我的婚事的……”琼花有一些落寞,“我跟着她这么多年,我知道她的脾气,我终究是会成为下一个琼庄主的,她舍不得这座酒庄的。”

    严炎慌忙摆手,“我爹不是觊觎你家酒庄,不过是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想给我找个合适的姑娘,况且我看你我年龄相仿,不过十六七岁的样子,这些不是我们要去考虑的,长辈们必定是考虑周全的。”严炎是被捧在手心长大的,他可不知道人间疾苦亦或是世事变迁。

    “你终归是不懂,很多事情,比你想的要复杂的多。”

    琼花留下了这句话,和满山的玉色琼花,将外袄还给了严炎,飘然离去。

    严炎散步下山,思考着琼花方才的话,觉得心中一半甜蜜一半困惑,一想到两家定下姻缘,便可以日夜与琼花相守,他便天真地笑着。

    在琼花仙境的牌坊之下,他遇到了提前离席的父亲严庄主,小鹿一般欢快的蹦上去,想要去问求亲的结果,何日娶亲,准备多少聘礼。

    他得到的只有一个“另觅良人”的结果。

本文网址:https://www.7-hk.com/24_24912/1290516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7-hk.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