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一弦空思断华年 > 章节目录 第七章 琼花(上)

章节目录 第七章 琼花(上)

推荐阅读:

    尹娴醒来时,发现自己正置身于段华年的怀抱之中。外头也是十分明亮,窗纸被映照的泛出了白光,想必是到了正午时分了。

    尹娴想微微转个身子,奈何自己被紧紧箍住。自己的脸就这样贴在段华年的胸脯上,这倒叫她觉得熟悉,当初归门,段华年也是这样抱着自己。

    脚上传来了刺痛,尹娴这才想起昨日自己高台起舞,硬生生撕下来一整块皮。倒吸了一口凉气,昨天的自己着实是太拼了一些,不知道段华年要为此生几天自己的气呢?她轻轻笑出了声,相处了这些时日,尹娴自然是摸清了段华年的脾气,便不太怕他了,想到他气鼓鼓地威胁自己的模样,倒别是有趣。

    屋内是浓浓的姜茶味儿,尹娴终于察觉,自己的口腔内也残留着浅浅的姜的辣感。

    “有心了。昨晚定是累坏了吧……”尹娴望着眼前熟睡的人儿,轻轻说道。

    那是她朝夕相处的夫君,但是与其他夫妇不同,他们之间的关系反倒有些微妙,仍然处于互相熟悉和试探的过程,尹娴不知道,自己对于段华年的态度也在一点一点悄然的变化着。

    未曾预料的,尹娴已将唇凑了上去,贴在了段华年的唇上,这样的感觉的确是奇妙。当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的时候,为时已晚,想要逃离的尹娴被段华年一把按住。

    “偷袭?”段华年微微睁眼,笑道。

    “不是的!”尹娴想要辩解,大脑飞速转动,这个时候说什么类似你嘴巴上有脏东西,我帮你吹掉一类的话显然是太假了。等等,嘴唇。

    嘴唇,尹娴一下子愣住,方才舌尖触及到了段华年的唇,亦有姜的辛辣味儿和红糖的微甜,莫非,昨天,他是嘴对着嘴将茶水给自己灌下的?!想到这里,尹娴的脸颊刷的变得通红。

    “怎么了,发烧了?”段华年正要伸手来摸额头,被尹娴连忙躲过。

    “没发烧,真的没事了,昨天……谢谢你,我没事了。”便要挣脱着起身。

    “别动。”

    一双大手就这样温柔的放在了尹娴的脑后,将她慢慢送至段华年的面前,还没有来得及多加言语,段华年已闭上眼吻住了她。

    血液就这样一瞬间奔涌向了大脑,尹娴再也没有办法思考别的事物,只能被动的回应他的舌,配合他的呼吸。

    “牙齿,不要抵着。”

    他的话连同呼出的气,温热的,轻柔的,就这样打在了尹娴的鼻尖。她觉得自己紧张的战栗起来,明明面对的是自己的夫君,她不应该的。

    慢慢分开了牙齿,他的舌便探了进来,温柔的试探着她,一丝都不敢逾矩,一点也不敢用力,只是舔舐,像是棉花在口腔慢慢融化一般,酥麻但不讨厌。

    “娴儿,我很害怕,我活这么大没怕过什么,但昨天你倒下的时候,我真的怕了。”他在尹娴的耳边呢喃着,绵密的柔情从耳根慢慢扩散到了全身。“我们回家好不好?”

    尹娴望着他的眸子,依旧是深邃的,只不过,似乎隐隐约约笼上了一层水汽,大概是自己看走了眼吧,尹娴心中这样想着。

    “我……”尹娴一时不知如何接话,只能依靠在段华年的胸口,用手指绕着自己的头发,遂又一次快速的亲了段华年一口。

    段华年见状,直接翻身将尹娴压至身下,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笑着俯身凑到她的脸旁,“你这样,我忍不住的。”想到尹娴的脚上有伤,他动作顿了顿,小心不去碰到尹娴的脚,眉头却不由得皱了起来,显然是在动摇犹豫。

    尹娴此刻环上他的脖,“无妨的。”

    情意正浓,正要有所作为,房门咚咚被强行推开。

    “将……爷!夫人醒了没!雪小了!今天可以……”伍十径直走了进来,看到光着上身的段华年和他身下的尹娴,不由得露出了尴尬的微笑,“啊,在忙啊,啊哈哈哈不好意思,你们继续你们继续。”

    伍十表面看似镇定,实际上双脚已经哆嗦的不行,出了一身冷汗,这次真的完了,不是去后厨烧火那么简单,可能要去扫厕所了,更惨的可能是被挫骨扬灰……

    越想越觉得恐怖,不等段华年开口,已经跑的不见人影。

    尹娴羞的直接推开了段华年,用被褥将自己裹成了一个圆滚滚的球,段华年在内心骂了十万次伍十后,忙凑到尹娴旁边,“夫人,要不我们……”

    “滚!”

    窗外的雪,不似昨日,消减了许多,风也不算刺骨。

    碍于昨日受了寒,段华年给尹娴裹了一件又一件厚外套,实在是谈不上美感,如果一定要比喻的话,就像是奶奶害怕自己的孙子被冻坏,把小孩子整成一个肉圆子。

    “我已经没什么问题了……”尹娴抱怨着,只觉得自己练扭一下脖子都很费力。

    “哟,还活着?”院子里传来了戏谑的声音,原是严炎,虽然被绑着,但是气焰不见得消减。“都说了,世间除了琼花,高台起舞,不过是东施效颦。”

    他的目光在这一瞬间放空,像是在望着遥不可及的过去。

    “四年前的她,配得上名动天下的称号……”

    四年前,品酒大会,琼花庄。

    品酒大会,原是各个酒庄庄主联盟,每隔四年举办一次,轮家坐庄。会上,万家皆会携带新酿佳酒赴宴,与席间来宾共品。而坐庄的东家,则会设宴三日,备上歌舞奏乐,招待众庄主。

    四年前的大会,由琼三娘一手承办,相传琼花庄酒香且人美,一女子一舞动天下。

    此女子,即为琼花。

    她穿着一袭白衣,轻薄的细纱与她的肌肤相贴合,就这样在风中勾勒少女曼妙的身子,仿佛与白雪相融。

    若非那一头乌黑如瀑的秀发,常人只道是一尊冰雕美人树立高台,出淤泥而不染。

    她的舞着实是担得起天下人审视和批判的目光的,动人是自然,动心却又是不曾预料的了。

    十六岁的严炎,随着自己的父亲严庄主,前来赴宴。雪花落在了少年的酒杯之中,渐渐消融,但是少年并没有注意到,他呆呆地凝固了一般,握着酒杯的手就这样停滞在空中。

    他见过的美人不少,隔壁庄子的小艾,他家管家的孙女小芳,他觉得都是漂亮的,但是在见到琼花起舞后,他觉得自己对于漂亮的理解,太过肤浅。

    那日的琼花庄,分外的寒冷,但他却觉得自己的血脉都开始微微的喷张。

    少女的一颦一笑都令他的心弦为止颤抖,他很想冲上台去,就这样跪倒在少女的裙下,想去触碰一下她的手,确认一下这翩迁起舞的人儿到底是不是玉石制成的。

    听父亲说,此番参加大会,是想替他向琼三娘求得一门婚事,两大酒庄联姻,好处自然不消旁人揣测,即是显而易见的。再加之琼花酒近年来买的极好,他严家又是酿酒世家,若是能将琼花庄与自家酒庄合并,酒庄地位更加稳固不说,新酒的配方也可以一同研发。

    想到这里,严炎的眉头一紧。自幼,他对父亲言听计从,父亲的教诲他从不敢忤逆,包括同琼花庄联姻,他也未曾有过一分一毫的反抗。但是,他有些动摇了。

    “父亲,您可是要我迎娶琼花庄庄主的掌上明珠琼花?”

    少年旁边的长者品着琼花酒,啧啧赞叹,待喝了一两有余,才回答道:“是,吾儿莫要多想,待会为父开口,这么多庄主在,见吾儿生的这样好,她琼三娘也得卖个面子。”

    “不是的,父亲,只是,严炎不知,台上那位姑娘……”

    “台上?”严庄主眯起眼仔细看了看,“大概就是城里请来的艺姬,不过这舞当真绝妙,三娘有心了。”

    少年的心沉了一沉,遂低下头,不再言语,内心一遍又一遍的劝说着自己,努力平复心情。

    如父亲所言,自己身上背负婚约,此刻想着别的姑娘,是为不敬,更是称不上君子。

    鼓声终了,高台之上的少女,白衣飘飘,丝毫不觉寒冷。纵然赤足,但是收尾动作依旧行云流水一般自然流畅,显然是自幼连起,功底极好的。

    三娘拍着手,同婆婆登上高台。婆婆手里拿了一件大红毡子,替少女裹上,这才为那抹白增添了一丝血色。不得不说,少女真的很适合红色这样鲜艳生动的色调,更显得她面容姣好,肤若凝脂。

    “容我向诸公介绍,这位是小女,琼花。”

    少年当即坐不住了,在短短一瞬间尝遍悲欢的滋味有点难以描述,他不能控制自己,扑通一下子弹了起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来,少年自觉不妥,羞红了脸,只得将双手高举,拼了命的拍手。“好……好!”

    严庄主摸了摸自己的胡须,眉毛都拧到了一起,低声道:“还嫌不够丢人?吃饱了就赶紧下去。”

    少年垂下头,小声道:“是。”

    于是便灰溜溜的从席间撤下了。

    琼花庄位于汾头山,四季之中三季飘雪,因此想要在山上看见草木繁盛,百花争艳的景象,实属不易。

    严炎便闲逛着,循着一条鹅卵石铺成的小道,径直上了山。

    山上常有耐寒的鸟儿嬉戏打闹,一路上的草木虽不算繁盛,但被大雪装点,活像是披上了雪白的棉袄,也是别有风趣的,不过白色着实晃得人眼睛疼。

    严炎只揉了揉眼睛,便觉得脚下一空,摔了个狗啃泥,正要鼓囊着自己怎么这么倒霉,传来了女孩子轻轻的小声。

    “你……没事吧,噗。”

    严炎倒是哪个溜出来的丫鬟,抬头,却撞见他熟悉的一张面孔,那是方才在台上跳舞的琼花!依旧是白衣红袄,不同的是,终于穿上了厚厚的鞋子。

    严炎一下子感觉自己忘记了如何站立,只是坐在那里,任由心脏噗噗跳动,脸蛋通红。他有一些不敢去看琼花,但是又担心自己躲开目光,会错过她脸上的任何一个表情。

    “脚扭伤了么?我帮你看看?”说完,琼花便蹲下,要去查看严炎的伤势。

    严炎连忙朝后爬了爬,摆着手道,“我没事!没事!你别过来啦!”

    说完这句话,他便后悔了,自己怎么这么愚钝啊,什么别过来,他巴不得琼花离他再近一点呢,怎么这嘴巴就是不听使唤,讲个话都不利索。

    “噗,那我走了?”琼花笑着,转身做出要离开的样子。

    “别!”

    “怎么,刚才不是让我走的么?现在又舍不得了?”琼花走过来,蹲在他的身旁,用手捏了捏严炎的腿脚,“当真没事?”

    “当真当真!”严炎的脸又红了三分,他望着面前的少女,大气都不敢出,怕她是雪捏的娃娃,自己一呼气便会化了。“你……怎么会在这儿?”

    “横竖席间也是应酬,闷的慌,来看花。”琼花侧着脸,微微撅了嘴,“那你呢?为什么跑出来?我看见你坐在严伯伯的旁边,你是他儿子么?”

    原来她注意到自己了!少年心中乐的炸开了花,面上却还要镇定,唯恐琼花觉得自己是个肤浅轻薄的人,“正是,不过是不胜酒力,出来吹吹风。”

    琼花不由得用手捂住了嘴,“抱歉,我不知道,严公子出生酿酒世家,居然三杯两盏便不行了,噗……”

    严炎轻咳了一声,慌忙转移话题,“你说,看花?这大冬天的,哪有花?”

    “你随我来。”说完,严炎便感觉自己的手被人牵起,然后朝着山上跑去。

    一时间,自己的大脑又一次放空了,他能见到的唯有少女的背影,琼花已经占据满了他的视线,自己不知为何,也就任她摆布了。

    “就是这了!”

    顺着琼花的手望去,他的瞳孔在一瞬间都放大了,呼吸之间皆是花香—那是漫山的玉色琼花。是了,琼花庄,既然得此名,庄上怎会无花?况且琼花最是耐寒,即使冰封也能兀自开放。

    换做山下别处,琼花花期极短,不过一个月,但在这琼花庄,可以说是得天独厚的生长环境,没有什么限制,任由自己美丽下去。

    “好看么?”琼花的笑靥连带着这漫山的琼花,严炎觉得自己有些迷离起来。

    “好看……”

    “那你喜欢么?”

    “喜欢……你。”

本文网址:https://www.7-hk.com/24_24912/1290516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7-hk.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