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一弦空思断华年 > 章节目录 第六章 严炎(下)

章节目录 第六章 严炎(下)

推荐阅读:

    风,消减了下去,雪,却依旧慢悠悠的飘落。

    尹娴已经换好了轻薄的衣衫,通体的白色,不见一丝装饰,唯有在袖口和裙边绣有细密的琼花花饰,尹娴皮肤本就是瓷白色,若非是一头乌黑锃亮的秀发,行走雪地,倒是难以分辨。

    “你怎么这么笨呢,有这个时间不如想些别的。”段华年黑着脸,却还是将自己的大衣脱下,将尹娴裹在自己的怀中。

    “当年上头将你调至黎城,可是万里加急,要你们一刻也不许耽搁?”尹娴眨着双眼,虽说有些哆嗦,但那双眸子却是柔的出水。

    “是又如何,你快去换了衣服,咱们回家。”

    “这便对了,”尹娴笑着推开了段华年,在寒冷中舒展身子,“既然是不得耽搁,段大将军居然还与伍十副官在此地停留,参加品酒大会,想必这琼花酒真的是不同凡响的,若是今日拿到了,也好送一坛给将军。”

    “浑话连天,这算什么理由,你身子……”

    “本就不是理由,”尹娴笑道,“想为夫君求得天下至宝,又何须理由呢?”

    这话倒是将段华年说堵住了,他一愣,仔细分辨着刚才的话语,不是是甜还是涩。而尹娴已经褪去了鞋袜,赤足走向了高台。

    “你不拦她?她不是你心爱的女人?”严炎斜眼,似乎在嘲笑段华年的无能。“就算她跳的好,也比不过当年的琼花,不过东施效颦而已。”

    “你喜欢琼花?”段华年没有看他。

    “是又如何?”

    “她可以随意胡闹,横竖背后有我,琼花若是你心爱的女人,你保护好她了么?”

    “你!”严炎挣扎着,奈何自己被枷锁箍住,动弹不得。

    尹娴慢慢走上高台,台面上被白雪覆盖,因而不能直接明显的看清花纹。

    她能感知的,唯有从脚底扩散到全身的冰冷。她的足底已经感知不到疼痛,由原先的白皙变为了通红。她逐渐觉得双腿不受自己的控制,酥麻感一寸一寸的攀爬上来。

    琼三娘已然率领了琼花庄为数不多的下人,拿了鼓,在高台下一字排开。

    段华年同伍十紧随其后,虽然在后院暖和,且也能看见高台的状况,但他依旧选择站在高台之下。若是尹娴有什么意外,他也好立马将她抱在怀中。

    三娘解下披风,敲响了第一声鼓。

    琼花庄果真是沉寂过久,这鼓声穿透力极强,震的周边雪花,仿佛都在一瞬间滞空暂停。飞鸟惊起,落下了一地的绒毛。

    尹娴自然是不知道当年琼花作何舞蹈,只得即兴编跳。她幼时被师傅赞叹,一个鼓点可以连续变换四套步伐且不拖泥带水,虽说时间有些久了,但也不曾疏于练习,纵然天寒地冻,难以思考,但身体早已记住了步伐,待棒槌落鼓的一瞬间,右足在台子上划了个半圆,随即左脚凌空,整个人舒展开来,双手甩动,那衣上的丝绸便皆数散开,这是天女散花无疑了。

    鼓音震颤,尚有回音,她腰肢一摆,右手掐着兰花指从面颊一侧划过,左手做轻拢慢捻抹复挑之状,倒真像是琵琶入怀,以风为弦,以雪为衣。

    琼三娘冷笑,“算是不赖,不过美则美矣,还不够!”

    说完,令仆人敲响身旁大小不一的鼓。一时间,琼花庄被鼓声包围,错落难辨,难以抓住节奏。

    尹娴不慌不忙,乱中取静,敏锐的察觉到鼓声错落开的间隙,双手在胸口做莲花状,捧上头顶。脚下也没歇着,跟随着一阵有一阵的鼓点波浪,频繁变换着步伐,到叫人看的眼花缭乱。

    琼三娘依旧是那副冷漠的模样,“花拳绣腿,不过是唬小孩的玩意儿。”于是夺过棒槌,开始自己敲打起来。

    常言皆道,鼓声可以反映击鼓者的心境,因此曾有鼓声伤人的案例存在。琼三娘此刻的鼓声不像方才那般,反而有些过分的急促,显得杂乱无章。

    尹娴也察觉到了,自己的脚步开始有些乱了,突然,便觉得脚底一阵阵痛,低头一看自己脚上的皮不知何时黏在了台子上,方才用了些力,居然将皮硬生生从脚上撕了下来。如今脚上鲜血淋漓,加之霜雪刺骨,她只觉得腿脚一软,几乎要从台上直直坠下。

    “娴儿!”段华年才要冲上前去,尹娴慌忙拦下,面色苍白却又无比坚毅。

    “没事。”

    尹娴站起身子,又一次舞了起来。殷红夹杂着雪花,将裙子的下摆染成了绯色,茫茫天地之间的一抹红,却是分外妖艳,一时叫人挪不开双眼,只得啧啧惊叹。

    鼓声不知响了多久,尹娴也不知道自己舞了多久,她只知道自己实在无力动弹,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都感觉不到刺骨,才眼前一黑,沉沉的倒下。

    段华年自然是抢在众人前面,将她一把抱在怀中。扯了自己身上干净的衣服,包扎尹娴受伤的脚,将自己的衣服全部裹在她的身上,在尹娴的手里哈着热气。

    “会没事的,会没事的。”

    琼三娘立在高台前,将棒槌扔在了雪地里。婆婆抖了抖三娘的披风,展开了,替她披上。

    “婆婆,本来不相信阿花已经走了,”三娘脸上是从未见过的悲切,“如今看那姑娘跳了,我才明白,阿花是真的回不来了。”

    飞雪落在了三娘的睫毛上,一滴泪,就这样从她的脸颊滑落。

    伍十见段华年疯了似的闯进了后院的一间房间,才想进去帮忙,就被挡在了门外。

    “那女的,怎么样了?”严炎问道。

    伍十瞥了他一眼,没好气回答,“你这边不是看得见么,问我做什么?”

    严炎睫毛颤了颤,“横竖他说自己能保护好自己的心上人,我只是想看看他有没有被打脸。”

    “不劳您费心!”说完,便忙去找婆婆讨要药材。

    尹娴脚上的血倒是止住了,好在天气比较寒冷,不容易感染溃脓。

    此时天色已完,加之尹娴昏迷,身子虚弱,连夜赶回黎城也不现实,只得在琼花庄歇息一晚,看看能否将情况稳定下来。

    “好冷。”段华年摸着尹娴的手,冰的如同一块沁着寒光的玉石。“裹了这么多衣服也不能暖起来么?”

    屋内已经笼上了炭火,异常温暖,按理来讲不应当如此。

    段华年的额上冒出了豆大的汗珠,干脆将自己的衣服悉数脱掉,一把将尹娴贴在自己的身上。古法常言,若是受了冻的人,以他人体温回暖,可以及时缓解。如今此间求医不得,只能冒险一试,若是尹娴真有什么三长两短……段华年的眼中露出一丝凶光。

    他定会让全庄的人替她陪葬。

    “冷……”尹娴昏迷着,嘴中迷迷糊糊的反复这样一个字。

    冷?段华年抱的更紧了些,被褥厚衣全部堆在了尹娴的身上,一寸肌肤都不曾放过。

    “将……爷!爷!你开开门!我叫婆婆熬了热乎的姜汤!爷!开开门!”门外是伍十的叫唤,段华年皱着眉头,望了望怀里的尹娴。

    “放门口,我自取。”

本文网址:https://www.7-hk.com/24_24912/1290515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7-hk.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