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一弦空思断华年 > 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 将离

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 将离

推荐阅读:我在东京当怪兽冷情总裁赖上门西子厉少的失忆新娘禾子歌阮小冉厉封爵冷情总裁赖上门美女总裁的贴身狂兵生而为王美女总裁的贴身狂兵旁白美女总裁的贴身狂兵王磊刘菲菲战神王者冬日

    当夜,竟无眠;书房,灯长明。

    玉瑶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只觉得胸口酸涩。

    她想起了曾在青楼看到的种种,心生一计,立即从床上跃下,点燃了灯,坐在镜前梳妆起来。

    她并无什么发饰,常年在苏府做工,头发全部挽起,因此也没有用饰品的必要。她索性把头发全部放下,发已及腰。她从床头柜中取出了当年苏彦去镇上替她买的红色衣衫,当时她特意让婆婆帮忙缝成了冬装和夏裙,且尺寸都做的大些,如今穿那裙倒是正正好好贴身,恰如其分的勾勒出少女唯美的线条。

    她本就生的明艳,穿着红色,竟有异样的妖媚之感。

    玉瑶对着镜子,努力学了几个自认为绝美的姿势,于是出了房间。

    苏彦果然宿在书房,不过书房灯未灭,想必此时还未歇下。

    她在门口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遂推开门。

    “玉瑶?!你怎么这……唔。”苏彦未说完,嘴已被玉瑶的唇堵住。

    笨拙的,青涩的,仓促的,这便是属于玉瑶的初吻了。

    她今日终于想到要送苏彦怎样的礼物了,她愿意把自己作为礼物,双手奉上。

    她紧紧的扣着苏彦的脖子,抓住他的手便朝自己的身上放,当年她在门外看到宁卿同她的爱人行事,如今她并不懂,只能效仿。

    “你做什么!”她终究还是被推开了,并着一个响亮的耳光,落在了自己的左脸。

    这是她不熟悉的苏彦,头一回,见到如此暴怒的模样,她的泪就这样掉了下来,一滴又一滴,这次,苏彦没有蹲下去拭去她的泪,也没有搀扶她或者摸着她的脑袋。

    “若是自己都不懂得自尊自爱,你叫别人如何爱你!”

    “可是苏彦!”玉瑶就这样,从嗓中迸发出干吼,“我只是想和你呆在一起啊!你不也喜欢我么!为什么要把我赶出去嫁人呢!”

    “我可以是你的师傅!你的家主!你的兄长!唯独不能是你的丈夫!你怎么就不明白呢!”苏彦敲打着桌子,将砚台笔墨统统从案上掀了下去。“是,我是喜欢你,但那也不过是师傅对于徒儿,家主对于佣仆,兄长对于弟妹的恋爱,你怎么不明白!”

    地下的玉瑶捂着耳朵瑟瑟发抖,蜷缩着,她很怕这样的苏彦,她多希望这不过是自己的一场噩梦,醒来时,苏彦会笑着问她,昨日睡得可好,然后她大可以扑到苏彦怀中撒娇,同他说自己在梦里很难过,很害怕。

    可这不是梦,巨大的声响,惊起了其他的仆人,苏府的夜灯纷纷掌起,众人披了外衣,赶着过来,围聚在书房的门口。

    “少爷,出了什么事?”老媪敲了门,走了进来。

    “给她披上衣服,带回去休息。”话语淡漠,言语之间,没有看玉瑶一眼。

    “玉瑶姑娘,随老奴走吧,夜深露重,小心着凉。”

    玉瑶终于还是含泪睡下了,有人说情爱轻于空中浮尘,而此时玉瑶知道了,对于苏彦而言,说爱重于陇中的山脉。人生八苦,今日,她明白了求而不得的含义。

    随着时间推移,说媒的人也渐渐散去了,一同散去的还有苏彦的目光和温柔。

    玉瑶被禁止出入书房了,即使在院落里同苏彦擦肩,他也不过是淡淡的瞥一眼,连施舍一个字也不愿意了。

    他也常常弹琴,不过玉瑶起歌相和时,琴音夏然而止。每隔五日前往后山的习惯也没改,玉瑶怕被厌恶,只是偷偷跟在身后,而每次,苏彦只是抱了琴坐在石上,无言。

    明明在同一屋檐下相处,却硬生生活成了生疏的陌路。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两年,直到玉瑶十八岁的时候。

    依旧是春天,似乎好事的到来总是会选择春光明媚的时候。这个春日的午后,苏彦唤玉瑶去了书房。

    她欢喜的不行,想着应该要怎么打扮才能不让苏彦厌恶,一时之间手忙脚乱,她去问婆婆讨要了胭脂,第一次抹在了自己的脸上和唇上。头发摸了又摸,确认没有多余的发丝散落,这才慌忙跑去书房。

    房中不止坐着苏彦,书桌的另一端坐着一位面善的中年妇女,见玉瑶进来,忙站起身子拉着她的手仔细打量。

    “玉瑶,打个招呼,这位是袁家上门提亲的姑姑。”

    一时间,玉瑶只觉得两耳嗡嗡,再听不得什么声音,体内的血液就这样凝固,从脚底一直凉到了心头。

    “果然是极美的姑娘,模样好,性子好,还能干,能求得这样一门婚事,倒是袁家几辈子都修不来的福气了。”那姑姑笑着朝苏彦还了个礼。

    苏彦忙摆手,“姑姑客气了,玉瑶毕竟是苏家的人,苏某也希望能为她寻到一门好亲事,能嫁入袁家自是她的福分,至于嫁妆……”

    “你就这么讨厌我?”玉瑶低头道。

    “你就这么急着想把我赶出去?”

    “我又做错了什么么?”

    “你当真一点也容不得我?”

    苏彦愣了愣,回道,“你已十八了,袁家名门,待人和善,必不会让你受了委屈……”

    “委屈?”玉瑶冷笑,“我在你这里受的还少么?”

    那姑姑只是尴尬处在中间,不知进还是退。

    “苏彦,你当真不曾喜欢过我,哪怕就一点点?”

    苏彦不言。

    “好,如今便遂你的愿,不用你费心赶我,我自会走。”

    于是,夺门而出。

    “玉瑶姑娘!”那姑姑刚要去追,被苏彦拦下。

    苏彦赔笑,“姑姑见丑了,玉瑶心气高,都是苏某娇纵了,她不过出去玩,等晚些自会回来的。”

    “话虽如此,可是……”姑姑尚是一副担忧的模样。

    “姑姑用了晚饭再走吧,想必晚饭时,那丫头又蹦跶着回来了。”

    她没有回来。

    “去把饭菜再热热,今天有她喜欢的马蹄酥,不要等她回来都凉了。”

    “少爷,都热了三回了……”

    “再去热。”

    ……

    苏彦在饭厅等了一宿,那马蹄酥热了又凉,凉了又热,外皮都散了开。

    他终究是没有等到。

    此后的一日,一周,一月,一年,

    玉瑶都没有回来。

本文网址:https://www.7-hk.com/24_24912/1290515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7-hk.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