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军史小说 > 神圣大明帝国 > 章节目录 第10章 仇只能先报一半

章节目录 第10章 仇只能先报一半

推荐阅读:

    黄观少爷的正式声明一经发布,整个濠州城一片哗然,立刻就沸腾了!

    三德做事认真,把汤千户给的孙德崖亲兵资料,添油加醋地进行了艺术加工渲染。

    虽然没有指名道姓说出凶手是谁,却将四个绑匪的身高长相,甚至脸上长了几颗痣,都描述得清清楚楚。

    明教弟子夹在人群中,看到三德亮出了黑山老鬼的独门暗号,当即吓了一大跳。

    大明轮王黑无常,在明教中辈份最高,字号最老,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光明神座在濠州城中!

    明教弟子马上行动起来,伙同三德一起加强宣传工作,办事那叫一个尽心尽力。

    如果这点小事都办不好,对不起大光明神,愧为明教弟子,没脸面对大明轮王他老人家!

    两个时辰之后,消息就已经传遍了濠州城。

    一听救苦救难菩萨马夫人的义子黄观少爷,前几日被四个贼人绑了票,差点遭了毒手一命呜呼。

    难民们一下子义愤填膺,主动组织起来,在城中明察暗访,发誓要将贼人揪出来,为马夫人讨个公道。

    这年头的老百姓纯朴,眼睛却是雪亮的,辨别坏人和好人的方法很简单,却十分准确有效。

    元朝统治者跑马圈地,驱役佃户,没事还滥发宝钞,害得大家活不下去,只能起义造反。

    那就是坏人!

    元军打不赢起义军,还要砍老百姓人头冒功,让我们有家不敢回,沦为无家可归的难民。

    那更是坏人中的坏人!

    马夫人大慈大悲,心地善良,给我们粥喝,救人于危难之中。

    这就是大大的好人!

    那些贼人绑票黄观少爷,勒索马夫人银子,居心何在?

    明教弟子暗中推波助澜,马上站出来妖言惑众。

    分明就是想让马夫人没有银子施粥,断了大家的活路。

    难民们群情激愤,激动得要起义造反!

    此等恶贼,罪行累累,恶贯满盈,人神共愤!

    此獠不除,难平民愤,难安民心,愧对苍生!

    马夫人深厚的群众基础,绝非浪得虚名。

    群众的力量是强大的,寻着三德放出来的蛛丝马迹,很快就摸清了犯罪嫌疑人的落脚点——孙元帅的大营。

    满城流言蜚语,矛头顿时直指孙德崖!

    这就是舆论导向的可怕力量,可以运用舆论操纵人们的意识,引导人们的意向,从而控制人们的行为。

    黄观只不过使用了后世的逆向思维,把舆论导向反着使。

    专门宣传敌人的负面新闻,把众人的目光聚焦在贼人的丑恶嘴脸上,将其变成了杀人于无形之中的舆论杀手。

    黄观少爷出招不走寻常路,杀人不见血,这一手如神来之笔,无比的犀利!

    舆论压力太大,唾沫星子可以淹死人,整天有人在军营门口闹,叫嚣着交出贼人,就地正法。

    孙德崖焦头烂额,差点被口水喷死,简直心力交瘁,刚过两天就顶不住了,开始觉得人生很艰难!

    黄观做梦也想不到,最终让孙德崖彻底崩溃的,竟然是郭大帅在孙德崖伤口上狠狠补了一刀!

    郭子兴被孙德崖等人联手打压排挤,斗地主输得太惨,气得称病不出,躲在家里不管事,日子不好过。

    听到这个振奋人心的消息,郭大帅立刻就意识到,翻本的机会……终于来了!

    郭大帅一下子原地满血复活,生龙活虎地提着大刀,杀气腾腾带上人马,直接冲到孙德崖家里讨说法。

    老孙,听说是你手下的亲兵,绑了我义孙黄观,勒索我义女马姑娘?

    你真当我老郭手中大刀,是吃素的不成?

    郭大地主如同抓到了一对王炸,外加四个二,霸气外露,气势汹汹一声大吼:“快把凶手交出来!”

    孙德崖心里有鬼,理亏词穷,伤痕累累的心灵再遭重创,气急攻心,“哇”的一声,当场吐出一口黑血!

    郭大帅这招太毒了,孙德崖差点活活噎死,忍无可忍,终于大开杀戒。

    亲手砍了自己手下的四个亲兵……以示自己清白!

    黄观听取了三德口沫横飞的报告,目瞪口呆,简直快被吓傻了!

    靠,这下玩大了啊!

    我还是严重低估了明教弟子,搞宣传工作的突出能力,和群众斗志昂扬的斗争热情,一不小心打了一场全城范围内的人民战争!

    孙德崖你好歹也是几十岁的人了,心理承受能力这么差,才两天的舆论轰炸,就乖乖举白旗投降,太让少爷我失望了!

    你孙德崖再嚣张,却让少爷借你的刀,杀你的人,兵不血刃地搞掉了那几个绑票我的贼人。

    没办法,这仇只能报一半,剩下的先记帐!

    黄观正在得意,孙德崖就亲自上门来道歉了!

    濠州五大巨头之一的孙元帅大驾光临,马夫人也不敢托大,急忙带着黄观和三德迎出来。

    孙德崖是个长相威猛的武夫,带着一队带刀军士,威风凛凛地站在门外。

    靠,真的是孙德崖,害得少爷我这么惨,仇深似海啊!

    黄观法眼一睁,马上就认出了这狗贼,顿时怒发冲冠,气得嘴巴都歪了,恨不得冲过去扁孙德崖一顿。

    幸好黄观两世为人,已经过了冲动的年纪,急忙深吸一口气,暗自告诫自己。

    冷静,冷静,一定要冷静,万万不可莽撞!

    义父出征在外,大父郭大帅根本靠不住,家中孤儿寡母,一定要低调做人。

    孙德崖这土霸王,真的惹不起!

    孙德崖心中气闷,乍一眼看见黄观,还是觉得大白天见了鬼一般,满脸骇然的神色,心中惊涛骇浪,说话都不利索了:“黄……黄观世侄……”

    要说孙德崖,他自己都感觉真够衰的!

    原本以为可以绑了黄观,敲打一下朱元璋。

    不幸的是,被绑票的黄观死了,又转世还魂来了另外一个黄观。

    而且这个新来的黄观,比死去那个黄观,胆更大,心更黑,脸皮也更厚,一肚子的坏水,杀起人来根本不见血。

    孙德崖连正面交手的机会都没有,就被人家狠狠地踩了一大脚,不得不含泪砍亲兵,弃卒保帅。

    孙元帅郁闷得吐血三两!

    这黄观小儿玩得太绝了,为了保命发动群众,搞出了这么要命的一招,让郭大帅逮住了机会,一举翻盘成功。

    而且最可怕的是,濠州现在满城骂声,提起我孙德崖的名字,人人咬牙切齿,局势已经明显脱离了自己掌控。

    墙倒众人推,鼓破万人捶,历来都是我们的优良传统。

    孙德崖实在不敢想象,一旦失去了民心,元帅之位不保,等待自己的,将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凄凉下场!

    再让黄观这小子搞风搞雨闹下去,我孙德崖就得身败名裂,只能重操旧业,直接回家种田。

    可问题是,自己现在是元朝通缉要犯,全部家产被没收,家里已经没有田!

    孙德崖思量再三,小不忍则乱大谋,为了自己前途大业着想,还是诚心诚意上门服软认个错。

    黄世侄,咱们和好吧,前仇旧怨一笔勾消。我不招惹你,你也不要再给世伯我添乱!

    不服软不行啊,郭大地主正在发力,鼓动手下告黑状,弹劾我孙德崖十大罪状的帖子,雪花般飞向大帅府,大有将我这孙元帅一撸到底的架势。

    黄观像个天真的孩子,乖巧地站在母亲身边,彬彬有礼抱了抱拳,笑嘻嘻道:“呀,是孙世伯啊,好久不见,小子黄观,见过世伯。”

    三德在旁看得感慨不已,对自家少爷,他是服气的。

    少爷心胸开阔,永远是那么的充满活力,对仇人都是那么的热情。

    孙德崖急忙正了正脸色,道貌岸然摆手,笑容满面道:“世侄不必多礼。前几日听说黄世侄被贼人绑了,还担心了好一阵子,现在见你没事,世伯也就放心了。”

    你有这么好心?你是担心我死了没有吧?

    黄观心里气愤,脸上却是感激涕零的样子,似笑非笑地眨着眼睛:“多谢世伯关心,小侄实在受宠若惊。其实世伯多虑了,小侄有神仙姐姐相助,贼人也不敢把我怎么样。”

    说到神仙姐姐,这厮脸不红,心不跳,眼珠子都没有乱转一下,神情极为正经,简直就是一个诚实善良的孩子,从来不说假话。

    我呸!

    孙德崖听得白眼乱翻,还神仙姐姐呢,这小子病得真不轻!

    我孙德崖英明一世,怎么就栽到这神经病小子手里了呢?

    孙德崖脸色一转,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唉,惭愧啊,都怪世伯我治军无方,手下出了这种目无王法的败类,为了一己私利,竟然干出了绑票黄世侄的勾当,勒索老朱兄弟家的银子……”

    黄观一愣,不愧是孙德崖啊,都快混成精了,三言两语就摆脱了自己的嫌疑。

    孙德崖大义凛然道:“黄世侄你放心,那四个家伙胆大包天,军法难容!世伯最恨这种无法无天之徒,我已经亲手砍了他们脑袋,给世侄一个满意的交待……”

    孙元帅狠狠地一挥手:“来人,将人头呈上来!”

    黄观吓了一大跳,惊恐摆手道:“快拿开,快拿开!世伯,我就不看了,小侄……晕血!”

    孙德崖满腹委屈,带着人头上门表功,哪知人家黄世侄心地善良,竟然晕血,连看也不看一眼。

    孙元帅顿时有一种肉包子喂狗的感觉,自尊心受到了严重伤害。

    心里突然有一种忍不住的冲动……真想一大脚把那四颗脑袋踢飞!

本文网址:https://www.7-hk.com/24_24146/1278682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7-hk.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