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军史小说 > 神圣大明帝国 > 章节目录 第4章 敢打我家少爷

章节目录 第4章 敢打我家少爷

推荐阅读:我在东京当怪兽冷情总裁赖上门西子厉少的失忆新娘禾子歌阮小冉厉封爵冷情总裁赖上门美女总裁的贴身狂兵生而为王美女总裁的贴身狂兵旁白美女总裁的贴身狂兵王磊刘菲菲战神王者冬日

    黄观费尽九虎二牛之力,千辛万苦爬上山崖,一路长途跋涉,终于在黄昏时分,风尘仆仆地赶回濠州城。

    城门口有个青衣小厮,手搭眉间不停往外张望,神情急得都像要哭出来。

    青衣小厮跛着一只左脚,焦躁不安地走来走去,口中喃喃:“少爷怎么还不回来?贼人说收了银子就放人的……”

    远远的,黄观就瞧见了这跛脚小厮,不禁愣了一下。

    老朱家的奴仆,三德?

    黄观依稀记得,这家伙叫三德,朱元璋做九夫长时,手下的亲兵,为救老朱同志受伤,跛了一只脚。

    两个月前,三德光荣退役,转行到了老朱家当下人,专职负责照看癔症儿童黄观少爷。

    从此做了一个光荣的……男特护!

    看见黄观从夕阳中走来,三德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少……少爷?”

    三德以为自己眼花看错了,疾眨两下眼睛确认了一下,跌跌撞撞地就哭喊扑了过来:“少……爷,你可回来了!”

    走开,猪一样没用的东西!

    少爷我……不想和你说话!

    黄观看见三德就来气,九死一生的惨痛经历,一下子涌上心头,恨得那叫一个咬牙切齿。

    靠,什么玩意儿?

    带娃都带不好,害得少爷我被贼人绑票,要你何用?

    黄观牙根痒痒,不想理他,转念又一想,我不是患有癔症吗?

    表现得太风轻云淡了,会惹人怀疑的!

    黄观急忙并指按住太阳穴,学着星爷玩特异功能的样子,念念有词发大招:“你看不见我……你看不见我……”

    这……这……

    三德满脸黑线,仿佛听见头顶有只乌鸦,呱呱叫着飞过,惊愕地张大了嘴巴:“少爷……又犯病,鬼上身了?”

    咦,我怎么用了一个“又”字呢?

    三德自个儿都愣了愣,狠狠地一拍脑门,实在不应该啊!

    这不是……很正常吗?

    少爷经常犯病的,早上犯一回,中午犯一回,晚上也要犯一回。

    持之以恒,风雨无阻,从来都不落空!

    有时候挨了老爷骂,少爷还要再接再厉,在地上打滚多犯两回。

    切,我三德历经风雨,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

    对少爷频繁犯病,我已经……习惯了!

    黄观瞪着眼睛,却仿佛压根儿就没有看见三德,若无旁人地从他面前走过。

    口中神神叨叨,手舞足蹈,径直地往城门走去。

    黄观初次装病,根本不得癔症发作精髓,这样子……倒像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神棍!

    守门的两个军卒,是新来的,两日前刚来投奔濠州土皇帝……郭大帅!

    两人一按腰刀,威风凛凛地挡住了黄观去路,气势汹汹大吼一声:“呔,哪里来的野小子?站住!”

    黄观眼睛瞪如铜铃,大招发功到了关键时刻,双手都在颤抖,声音叫得撕心裂肺:“你看不见我……你看不见我……”

    正宗的间歇性歇斯底里症……突然发作!

    两个守门的军卒相互看了一眼,大眼瞪小眼,面面相觑。

    这小子……莫非有毛病?

    其中一个军卒上前两步,挥手像是赶苍蝇似的:“去,去,哪里来的神经病?大帅吩咐了,城里难民太多,从即日起,只出不进!”

    黄观差点咬了舌头,彻底愣住了!

    有没有搞错,都到家门口了,还不让少爷我进城回家?

    靠,真没天理了啊!

    那军卒伸手推开黄观,怒道:“快滚,快滚!小心军爷我把你当元兵暗探抓起来!”

    黄观腾腾倒退两步,脚下一个没站稳,“扑通”一下子坐在地上,眨巴着眼睛直懵神。

    少爷……被人打了?

    三德眼睛都瞪圆了,直看得心胆俱裂,怒发冲冠。

    天啊,这还得了!

    “嗷”的一声,三德就像是中了箭的兔子,一跳八丈高,落地时已经到了少爷身边,杀气腾腾一声怒吼:“大胆!”

    “啪”的一声,三德甩手一大巴掌,狠狠地打在军卒脸上,简直气疯了:“敢打我家少爷,找死!”

    三德当过老朱同志的亲兵,拿着刀砍过人,骑着马射过箭,血海尸山里走出来,可是练过的人。

    这一巴掌出手又快又狠,力量极大,直打得那军卒晕头转向,原地转了个圈,一头栽倒在地上。

    昏死过去之前,“哇”的吐出一口血水,其中还带出来两颗大牙。

    黄观同学惊呆了,心中十分震惊!

    三德胆大包天,守门的军士都敢打,不愧是老朱家的狗奴才。

    有前途!

    三德一头扑倒在黄观脚下,嘴巴直哆嗦,声泪俱下,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少……少爷,有没有摔着?呜呜,少爷,你总算平安回来了……”

    黄观叹了口气,一本正经地放下手收了功,不满地瞪了他一眼,恼火道:“三德啊,我正在和神仙姐姐玩躲猫猫,让你给吓走了。”

    “哦……哦……”三德急急点头,嗓子里嚯嚯直响:“小的明白,小的明白……”

    三德轻车熟路,反手两巴掌,干净利落地先给了自己两大嘴巴。

    这才低着头,深刻检讨自己的过错:“小的该死,坏了少爷的好事……”

    三德最大的优点就是忠心护主,为了自家少爷,勇于承认不属于自己的错误。

    黄观老怀大乐,突然发现自己很欣赏他。

    嗯,这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以后背黑锅就全靠他了!

    剩下的那守门军卒,原地愣半天,这时终于回过神来:“打人了,打人了!兄弟们,抄家伙!”

    三德怒了,跳起来又是一大巴掌甩了过去,浑身杀气:“叫什么叫!我家少爷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们要偿命!”

    那军卒被一大巴掌彻底打懵了,捂着脸颊,心里抖了抖,委屈巴巴问道:“你……你家少爷贵姓啊?”

    三德小心翼翼扶起少爷,黑着脸冷哼一声:“你说这濠州城中,有几个少爷?”

    那军卒初来乍到,不熟悉情况,听得心里战战兢兢:“啊?”

    三德瞪了他一眼,恼火道:“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了,这是我家黄观少爷!”

    那军卒直愣神,隐约记得,好像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号:“黄……黄观少爷?”

    遇到这等一问三不知的蠢货,三德也没有办法了,衣袖一挥,义务扫盲,口沫横飞地解说着自家少爷的来头。

    三德满面傲色,大言不惭道:“我家少爷,乃是郭大帅的义孙,军中朱大总管的养子,救苦救难菩萨马夫人的心头肉,神勇千夫长汤和千户的表世侄……”

    就这来头,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说出来都可以吓死人。

    在这濠州城中,百无禁忌,不横着走都没有天理了!

    那军卒满头大汗,吓得脸都白了,哆哆嗦嗦地对着黄观抱了抱拳,结结巴巴道:“哦……哦,小的……见过黄观少爷……”

    三德鼻孔朝天,得意洋洋道:“不怕告诉你,我家少爷平时有空,就带着狗奴才三德我,上街强抢民女,随地吐吐痰,根本没有人敢管。”

    濠州虽小,却是人杰地灵,人才辈出,黄观少爷就是其中一朵最为出色的奇葩!

    那军卒心惊胆跳,这才意识到对方来头太大,今天算是被人白打脸了,头点得像是小鸡琢米似的,不停地抹着鼻尖冷汗:“那是,那是……”

    怕了吧?

    三德面有得色,嘿嘿一笑:“最恐怖的是,我家少爷犯有癔症,发起疯来郭大帅都害怕,嘿嘿,杀人都不用偿命的。”

    黄观目瞪口呆,在旁听得眼睛都直了!

    靠,本少爷这癔症,还有这么神奇的功效?

    那军卒浑身一哆嗦,吓得一下子跪在地上,狠狠地打着自己的嘴巴:“冒犯了黄观少爷,小的该死,小的该死……”

    黄观郁闷了,哭笑不得地看了看自己打脸的军卒,又恼火地瞪了三德一眼。

    三德却忍不住心中的激动,围着少爷转了两圈,上上下下,仔仔细细打量了两遍。

    见少爷身上零件完整,并没有出现缺胳膊少腿的情况,这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三德小心翼翼问道:“少爷,你没事吧?那些贼人……没有把你怎么样吧?”

    黄观翻了翻白眼,龇牙咧嘴。

    靠,瞧你这话说的!

    你看看我,衣裳褴褛,指甲上全是黑泥,脚都磨破了,后脑勺还撞了一个大包,像是……没有事的样子吗?

    不怕告诉你,你家那位正宗黄观少爷,已经被贼人灭了口,扔下山崖摔死了。

    我是……新来的!

    只是真相太过于惊世骇俗,不好实话实说。

    黄观鼻孔朝天,睁着眼睛说瞎话:“你也不看看你家少爷是什么人,几个贼人能奈我何?”

    三德深表赞同,满脸佩服的神色:“那是,那是,少爷英明神武!”

    黄观面有得色,冷哼道:“哼,你以为神仙姐姐会见死不救,眼睁睁看着我被贼人欺负吗?”

    三德“哦哦”点着头,脸上带着原来如此的谄笑,心里却疼得像刀割一样。

    天杀的贼人,把少爷吓成这副模样,天还未黑就开始犯病。

    我看少爷这癔症啊,是越来越严重了!

    黄观唬住了三德,就像是一个打了胜仗归来的将军,狠狠一挥衣袖,踌躇满志:“走,回家!”

    三德急急点头,小心搀扶着少爷,眼泪哗哗的:“对,对,少爷,我们回家,夫人都急坏了。呜呜……”

本文网址:https://www.7-hk.com/24_24146/1278682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7-hk.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