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变身女王陛下 > 章节目录 第177章 张道元(一)

章节目录 第177章 张道元(一)

推荐阅读:我在东京当怪兽冷情总裁赖上门西子厉少的失忆新娘禾子歌阮小冉厉封爵冷情总裁赖上门美女总裁的贴身狂兵生而为王美女总裁的贴身狂兵旁白美女总裁的贴身狂兵王磊刘菲菲战神王者冬日

    龙虎山,登仙台。

    这里是正一教的禁地,平时除了教主张天师与诸位祭酒长老外没有任何人可以可以到这里来。

    之所以不准教中弟子来这儿,是因为这里有人在修炼,不能受到任何人的打扰。

    登仙台的前方就是万丈悬崖,而修炼之人则就端坐在悬崖的边缘地带,一个不慎就有可能掉落下去。

    不过,他就像是一尊岩石,无论是风吹还是雨淋都无法让他有片刻的动摇。

    除了这临深渊而面不改的镇定外,他的外貌也让人啧啧称奇。看他的年纪不过十八岁上下,然而满头长发却是苍白如雪,甚至连他的眉毛都是白色,如果从背后看人们还以为这是一个处在耄耋之年的老人。

    他的面容很英俊,面部轮廓如同刀削,嘴唇透薄,鼻梁高挺,若是放在古代,绝对会是一个难得一见的美男子。

    突然,一道雷霆悄无声息地从天而降,直直地劈在了财大气粗少年的天灵盖之上,然而他的身体却没有因为触电而发生痉挛,仿佛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他的呼吸依然平静如常。

    良久,白发少年缓缓睁开双眼轻叹一声,然后从地上站了起来。明明他的脚下就是万丈深渊,他由始至终都没有看过一眼。

    “母亲。”白发少年转过身向背后轻轻躬身,语气尊敬地说道。

    “又失败了?”一个身穿黄色道袍的女子仿佛凭空出现一般走到了他的面前,问道。

    “道元无用,即使是在这登仙台借助天地之力也无法突破,实在是有负父亲与母亲对我的期望。”白发少年眼中满是内疚,仿佛做了什么错事一样。

    “不要这么说。”女子目露怜爱地抚了抚他的头,说道:“你天生命格属金,与你修行的雷法相冲,能修炼到这个地步已经是极不容易了,再说你在这个年纪就能有如此修为,放眼天下也是天才中的天才,我和你父亲都为你感到自豪啊。”

    “也不知道父亲这次下山能否弄到那传说当中的震木果,如果弄不到的话我还是转学符箓之术算了。”白发少年其实心里不太喜欢靠外物来提升自己的修为,他想要靠自己的努力克服这一难关,不过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似乎他再怎么努力也无法突破,只能靠那传说中的震木果才能如愿。

    而且像这种灵果已经销声匿迹太久了,即使是他父亲张凭虚也不一定能弄到手,所以他也没对此抱太大希望,天下道法千千万,练不了雷法不是还有符箓之术吗,以他张道元的天赋无论练什么都是一日千里!

    “我来这儿就是为了这件事,你父亲已经从一个老朋友那儿得到了震木果,不久前打电话说已经下飞机了,现在应该快到龙虎山了。”女子的话的让张道元眼睛一亮。

    “已经找到震木果了吗?父亲现在到哪儿了?”张道元激动地问道。

    谁知他话音刚落,一串大笑声就从空中飘荡而来,“哇哈哈哈,儿子!媳妇儿!天师我又回来了!”随后张凭虚就从空中飘然落地。

    “你这当爹的,在儿子面前就不知道庄重一些!儿子,你以后可不能学你父亲!”女子说着拍了嬉皮笑脸的张凭虚一巴掌,后者似乎很是惧内,被女子打得连连瑟缩。

    “父亲。”张道元很是恭敬地给张凭虚行了个礼。

    张道元从出生以来就一直待在在龙虎山上,所受到的教育也都是完全与古代相同,其他小孩是学什么英语启蒙、加减乘除,而他学的则是孔孟之道,而孔孟之道讲究要尊敬天地君亲师,所以对于自己的父母他非常孝顺,见面必要向其行礼。

    “嗯,无需多礼。”张凭虚笑着摆了摆手,对女子问道:“雨轩,我下山这几日教里有什么大事发生啊?”

    女子笑着回答道:“一切安好,就是小家伙们听说要去京城与众武林人士切磋,一个个的都兴奋得不行。有几个调皮的一听说你是总裁判之一,还说到时候要你给开个后门呢。”

    “这几个小子!看我明天怎么收拾他们!”张凭虚摇头笑骂道。

    “父亲母亲,不知你们说的与武林人士切磋是什么啊?”张道元因为之前一直在登仙台修炼,对教中事物已经很久没有了解,所有对张凭虚与雨轩所说的切磋一事很感兴趣。

    “今年十二月轩辕书院要在京城举报一场邀请全华夏所有奇人异士的盛会,到时候所有武林世家的青年才俊都会现身并相互切磋,这可是一个在天下人面前成名的好机会啊。”张凭虚说完瞥了眼自己的儿子,话语中似乎意有所指。

    “需要儿子为天师府争光吗?”张道元自信满满地说道,虽然孔子曾经曰过:人一定要谦虚,千万不能张狂。不过这可是为了天师府,张狂一点也无妨。

    张凭虚笑道:“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自信了?早知道这次盛会可是高手云集啊,你就这么笃定能为天师府争光。”

    “不是孩儿自信,实在是孩儿已经太久没有遇到对手,除了少林的那位无心以外同龄人中没有任何一个能入得了我的眼。”张道元的话虽然狂傲,但是他的神色却很平静,仿佛只是在阐述一个客观事实一样。

    “华夏很大,能入得了你眼的可不止无心一人,比如说我这次下山在老朋友那儿碰到的一个晚辈,他的实力可是一点也不比你低啊。”张凭虚想起了给了他深刻印象的孔摩,只差一步就能练成金刚经的最高境界,论天赋绝不输给自己的儿子。

    “父亲教训的是,孩儿一定心怀谦卑,不小看任何一个人。”张道元其实还有一句话忍着没说,那就是:不高看任何一个人。无敌是多么的寂寞,他已经寂寞了很久了。

    “对了!差点把正事忘了,这次下山你爹总算是弄到了这颗震木果,拿去赶紧服下。”说着张凭虚从怀里取出一个盒子,扔到了张道元的手里。

    “这就是……震木果?!”张道元看着手里的木盒,眼中一片炽热。

    (本章完)

本文网址:https://www.7-hk.com/20_20798/1158999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7-hk.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