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的菜刀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 周暖暖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 周暖暖

推荐阅读: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影视先锋凌芷武道凌天重生之仙路青杨铸逍遥醉仙葫霸道狼君欺上身超级兵王混都市竹马谋妻:弃女嫡妃宠入怀

    转眼一个多月过去,玄巫宗始终没有动作,望沙城平静如常,城内百姓生活依旧,该忙什么忙什么,如过往的几百年间一样。

    这天东城门外迎来一支商队,队伍旗帜迎风招展,旗上绣有一颗红杉树,正是沉香居的会旗,队首处程北川正与一位黄衣少女笑吟吟地说着什么。这少女明眸皓齿,肤色白皙,身形婀娜,约莫花季年华,眉宇间的笑意散发出无限活力。

    商队走到城门时,少女眼神一亮,看着城楼上“望沙城”三个大字,欢喜道:“走了这么久,总算是到了。”

    身后一位锦衣少年策马前驱,行至少女身侧并肩处,四处望了望,略感无聊道:“到处都是沙子,也没什么好看嘛。”

    程北川笑道:“白少爷,望沙城地处西漠边境,周遭全是沙漠气象,自是比不了你家那等水乡景致。”

    少年对程北川傲气道:“那是,若论风光,这里如何比的了江南?”然后,面向少女讨好般笑道:“暖暖,不如你随我去扬州,我带你游览江湖,品尝各色美食,心情定比在此处好上百倍,保证你流连忘返。”

    少女语气不耐烦道:“白盏,本来就没人请你,是你自己偏要跟来。既然不喜欢,那你回去就是。我周家世居西部,敬的是凌冽豪情,谁会喜欢江南那等软趴趴的姿态。”

    白盏无奈道:“暖暖,何必说的如此难听,我江南好儿郎无数,怎就软趴趴了?你是没去过江南,若是走上一趟,一定会喜欢。”

    周暖暖娇哼一声,道:“沙漠水乡,景色各有所长,像你这般偏见,如何能领略四方景致之美?真是无趣。”

    白盏陪笑道:“哎呀,我不用领略四方之美,我只要领略你的美就足够了。”

    “哼!谁稀罕!”周暖暖轻挥马鞭,率先策马入城。

    “哎,等等我啊,暖暖,你慢点,小心别摔着。”白盏连忙驱马跟了上去。

    程北川和余回双双摇头轻笑。

    余回叹口气道:“这白少爷真是好耐心,一路上被二小姐百般揶揄欺负,总是陪着笑脸,真是难为他了。”

    程北川抚须笑道:“江南白家既然有意与我沉香居示好,总是好事。两家若能顺利合作,彼此商路都可大幅拓展,二小姐与白少爷也算门当户对,若能促成,也是一段美谈。”

    余回苦笑道:“我看希望不大,看这一路情形,怕是襄王有梦,神女无心。”

    程北川笑道:“年轻人嘛,总要折腾折腾,随他们去吧。二小姐难得有兴致来望沙城游玩,你嘱咐下边,一定要小心侍奉。”

    余回点点头,说道:“掌柜放心,我定然安排妥当。”

    程北川朗声道:“走吧,咱们也赶紧跟上。”

    余回伸手往前一挥,商队众人便徐徐入城。

    ......

    “什么?跟丢了?你们是干什么吃的!都给我去找!“余回怒道。

    李勇满脸是汗,紧张道:“兄弟们一直在找,只是暂时还未发现二人踪迹。属下以为,二小姐和白少爷既然故意甩开我们,就算找到,怕也是惹他们不喜。”

    “呵呵,老余,不必这么紧张。”程北川一边查看账册,一边喝茶道:“年轻人喜欢玩,就让他们玩去。以他们二人修为,能出什么事?咱们离开一月有余,事务积攒甚多,先来处理处理。天黑后他们自然会回来,现在嘛,就不要打扰他们了。”

    余回脸色暂缓,对李勇说道:“让兄弟们接着找,找到以后远远跟随即可。去吧。”

    李勇领命退下。

    看着程北川那从容的模样,余回无奈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事关二小姐安危,我如何能不紧张。”

    程北川放下账册笑道:“他们又不是小孩子了,自然有应对的能力。赶紧来帮我核实账目,别老想着耽误人家培养感情。”

    余回拿起一本账册,心不在焉地看了起来,自言自语道:“这两人,能跑去哪呢?”

    ......

    同月楼内,张七月坐在柜台前,一副百无聊赖的模样,对一旁小硕说道:“你说玄巫宗的人都跑哪去了,这么久都没动静,他们会不会已经死心,撤回老巢了?”

    小硕摇摇头道:“可能性不大,他们这次动用资源不少,之前那点打击还不至于让他们收手。现在这般安静,反而让人更加不安。”

    张七月打了个哈欠道:“你说的我都知道,不过我可没那么多时间和他们耗下去,我在望沙城撑死也就再呆四个月,实在不行,我们想办法把他们逼出来好了。”

    小硕好奇道:“哦?你有什么妙计?”

    张七月撇了小硕一眼:“把你五花大绑,送到玄巫宗去,用你的小命换他们的行动计划,这个妙计怎么样?”

    小硕摸了摸鼻子,苦笑道:“不怎么样,我这种小人物,不值那个价钱。”

    张七月深以为然道:“也对,你除了白吃白喝,也没别的用处。”

    小硕气道:“喂,我明明付过房钱,怎么就白吃白喝了。青豹会送来许多财物,你收的时候也没见手软。”

    张七月大声道:“你搞清楚,那些是我的工钱,不是你的房钱。再敢说废话,我立马让你卷铺盖走人。”

    小硕服软道:“行,你厉害,我认怂还不行吗。”

    这一个多月里,小硕一直呆在同月楼,张七月总觉得他不怀好意,一有机会就挤兑他。只是小硕脸皮够厚,耐心够足,摆出一副光棍姿态。你爱说什么说什么,我就是不走。

    张七月叹了口气,问道:“你就这么想弄清楚我的底细?”

    小硕一怔,没想到张七月一改往日套路,竟然问的这么直白,讪笑道:“职业习惯,没办法。”

    “你且说几个问题听听,我尽量满足你的好奇心,不过敏感的问题最好别问,省的伤感情。”

    闻言小硕眼睛发亮道:“可不许反悔。”

    “废话真多,到底问不问。”张七月不耐烦道。

    小硕斟酌片刻,说道:“一直没问,你和铜掌柜到底什么关系。毕竟你姓张,他姓铜,总不能是亲生叔侄吧。”

    张七月淡然道:“我是铜叔捡来的,他说当时我身上有张纸,不过很多文字都被雨淋湿,模糊不清。铜叔找人去看,说就能看清一个'张'字,当时时值七月,便给我取了这个名字。”

    “呃......”小硕略显尴尬,歉意道:“抱歉,我本以为你是七月生辰,没想到竟是如此。”

    张七月不以为意,笑道:“这有什么,我倒觉得挺好,幸亏不是在春节被铜叔捡到,不然我就得叫张春节了。”

    小硕没有笑,而是定定地看着张七月,诚恳地说了句:“谢谢。”

    张七月莫名道:“谢什么?”

    小硕认真道:“你肯和我说这些,便是把我当成了朋友,我谢谢你的信任。”

    张七月嫌弃道:“好肉麻,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拜托你赶紧变回来,还是没脸没皮的模样适合你。”

    小硕呵呵笑道:“算啦,不问了。反正我想问的你也不会说,来日方长,咱们慢慢熟悉。”

    张七月翻了白眼,说道:“不问最好。”

    “不过,你有没有发现,”小硕靠近张七月低声说道:“那张桌上的女孩,一直在盯着你看,有好一阵了。”小硕朝大堂内的一个方向努了努嘴。

    张七月莫名其妙道:“我在柜台这里,每天都被人看来看去,这有什么奇怪。”

    “不不不,那女孩看你时候,审视里带着好奇,我敢肯定,她认识你。”小硕神秘兮兮道,“论修为我比不上你,论看人,特别是女人,你和我这专业情报人员比,还是差了点火候。”

    张七月这才注意到那黄衣女孩,确实一直看向柜台这边,疑惑道:“你怎么知道她不是在看你?”

    “呵呵,”小硕笑的有些猥琐,“刚刚我发现她后,便稍稍侧身挡住她看你的视线,发现她柳眉轻皱,似有不悦。我挪开后,她便又恢复了那审视好奇的表情,所以定是看你没错。嘿嘿,我料你肯定不知道,一个女子用这种眼光看一个男子时,意味着什么?”小硕贼兮兮小声说道:“这可危险的很......”

    “危险?”张七月皱眉看向那黄衣女孩,说道:“我并未发觉杀气,也无其他威胁感,哪来的危险?”

    小硕脸上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闷骚地低笑起来。

    黄衣女孩见到张七月开始注视她,眼神并未闪躲,反而越发明亮,嘴角掀起一个好看的弧度,好奇的眼神中带出几分挑衅。

    “啪!”黄衣女孩身旁的锦衣少年猛然拍击桌面,沉着脸走到柜台,虎视眈眈地看着张七月,说道:“你可是叫张七月?”

    张七月眼神微眯,说道:“你是谁?”

    锦衣少年沉声道:“你不必管我是谁,你这同月楼我看上了,开个价吧。”

    张七月心想,原来是个无聊的纨绔,随口应付道:“不卖。”然后继续瞅了瞅黄衣女孩,确定自己从未见过她,不禁有些不解。

    见状,锦衣少年面色更加阴沉,一巴掌拍向柜台,桌面顿时木屑四溅,喝道:“本少爷既然开口,就一定要买,五万两足够了吧。”

    张七月眼睛眯成一条缝,说道:“看来你是吃饱了没事干,想让我给你松松皮啊。”

    锦衣少年闻言大怒,骂道:“放肆,一个破店小掌柜,竟敢和我如此说话,跪下给我道歉!不然本少爷拆了你这破店!”

    张七月眼睛骤然瞪起,一股浑厚的灵气喷发而出,压向锦衣少年。

    锦衣少年脸色微变,体表亮起薄薄一层蓝光,顶住灵气的攻势。但双腿有些发颤,如山般的灵气压制让他有些吃力。

    张七月眼神露出寒光,轻点地面,跃出柜台,左手拍向锦衣少年肩膀,“啪——”锦衣少年顿觉一座大山压来,双膝着地,将地面石板跪出数道裂纹。

    锦衣少年用尽全力挣扎,却全然没有作用,张七月的手犹如铜浇铁铸,将他死死按住,完全无法起身。

    锦衣少年目露凶光,身上玉佩绽放出浓烈蓝光,似要拼命。张七月右手白光一闪,堆雪已架在锦衣少年的脖颈处,雪白刀刃紧紧贴住他的皮肤。

    张七月眯起眼睛看着锦衣少年,一言不发。

    锦衣少年玉佩处蓝光缓缓收了回去,额头现出几滴冷汗,脸上满是不甘。

    张七月低声道:“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清,能不能再说一遍?”

    锦衣少年咬紧牙关,浑身颤抖,不知是因为怒还是怕。

    小硕在一旁呵呵笑道:“他说让你跪下道歉。”

    “哦,这样啊。”张七月脸上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态,左手猛然发力,“咣——”的一声,锦衣少年便颜面贴地,全身趴在地板上。

    “住手!张七月!”黄衣女孩惊呼道,这场对抗发生的实在过快,等她想制止的时候,锦衣少年已被张七月按在地面上。

    张七月收手而立,看向黄衣女孩,沉声道:“你又是谁?”

    黄衣女孩走过来,扶起锦衣少年,轻声说道:“我叫周暖暖,他是白盏。”看到白盏嘴角鲜血溢出,周暖暖皱起眉头说道:“何必下如此重手。”

    张七月不屑道:“不过略施小惩,我若真下重手,你以为他还站的起来?”

    “白盏?”小硕露出吃惊之色,疑声道:“江南追云轩的九少爷?”

    白盏手捂胸口,露出想要吃人的狠戾表情,对张七月说道:“你死定了!”

    张七月眼神再次眯起,“看来你还没搞清楚状况啊。”

    小硕忽然吃吃笑了起来,一时有些止不住,好一会才捂着嘴笑道:“七月啊,告诉你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他是白茶的弟弟。”

    张七月一怔,也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哈哈,原来如此!怪不得看起来那么讨厌。哈哈哈......”

    白盏脸色铁青,吼道:“有什么好笑,等我五哥过来,你们统统死无葬身之地!”

    “哈哈哈——”小硕和张七月笑的更厉害了,险些岔过气去。

    ......

    (将近十万字,女主角总算出场了,擦汗......)

本文网址:https://www.7-hk.com/11_11624/664715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7-hk.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