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军史小说 > 三国之鬼神无双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章 任先锋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章 任先锋

推荐阅读:直播快穿之打脸成神超级海岛大亨猎魔烹饪手册纯白魔女诸天执道星际清理者灾厄求生者他们说我是害虫我家爹娘超凶的史上最强军师

    当今天子特派并州刺史丁原出兵讨伐,又命大将军即日整备兵马,前往河东相援,他和马纵横都被大将军选中,要随军出征。

    马纵横刚是听完,两人已来到正厅。何进喜而迎之,其弟何苗也跟在身后,虽然贵为车骑将军,但见了袁绍还略一点头示意,倒是仿佛对马纵视若未睹。

    “哼,这些人虽是常为自己出身遭到不公待遇鸣冤,但却又百般讨好世家之人。真是恶心极了!!”马纵横心里暗付,对何苗厌恶更深。

    这时,何进请众人入内说话,马纵横遂与袁绍一同跟随入内,拜礼毕,依何进吩咐,各是坐定。何进遂把今日刘宏之命,说与两人。袁绍闻言,先是忿然大骂一番董卓,然后便是慨然领命。何进大喜,赞扬袁绍一番后,遂令其统率一万前军。袁绍得令,心中暗喜不已。何进调拨毕,又转眼望向马纵横。

    马纵横面色一震,抖数精神,即道:“大将军如此宠信,末将自愿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好!纵横威猛,勇冠三军,我令你为先锋上jiang,率六千兵马先往河东出发!!”何进一听,喜而令之。马纵横自是领命,又分别举荐庞德、胡车儿、文聘等将。何进依许,一一封之,命马纵横领其部署,再又在军中挑选三千勇士,限两日内整备完毕,立刻出发。马纵横只觉甚为匆急,不过见何进一脸不容置疑的样子,还是没有说出,领了将命。

    何进遂又命其弟何苗统领后军八千,兼辎重部队。何苗得令。至于何进则自率精锐一万,为之中军。何进调拨已定,遂与众人商议军中布置,直至夜时,众人才是散去。

    却说马纵横因要准备战事,也无需再去宫中。马纵横心知小彩蝶平日会打探宫中消息,想刘雪玉不久自会知道,虽不能亲自告别,但眼下战事在前,也不想为此分心。于是,马纵横先到东门城上,告诉一众部将,众将听闻将要出征,不少都面露怯色,唯有庞德、胡车儿、文聘还有一少部分将领,为此兴奋。马纵横心知洛阳许久未有战事,这些人许多都未曾经历沙场磨砺,何况此番董卓率领近三十万雄兵,会因此怯战,也在所难免,便勉励一番,然后命诸将各做准备,明日自另有部队来交接。诸将见马纵横面色肃穆,也纷纷大起精神,一一领命。

    次日,马纵横吩咐文聘负责交接,自己便和庞德、胡车儿到城北外的军营里挑选兵马。哪知马纵横三人来到,连报几回,都无人来迎。

    这城北军营此下是由何苗麾下将领负责,马纵横心知这定是有意怠慢,又等候一阵,不见有人来迎,怒声和身后的庞德、胡车儿喝道:“赤鬼儿、老胡!!随我入营!!”

    庞德、胡车儿早就等得不耐烦了,这下一听马纵横令声一起,扯声大喝,便随马纵横冲入营内。辕门前的守卫,早知马纵横勇名,又见他身后两个将领凶神恶煞,此时强欲来冲,都是吓得变色,忙是拦去。

    马纵横却是不理,驰马猛地撞入,几个守卫一齐翻倒,周围的兵众一看,连忙大喊起来。马纵横凶目圆瞪,只顾朝营内径直突去。

    “报~~!!不好了,马将军那三人强行来破营了!!”这时,正在帐内谈言欢笑的几个将领,听得兵士来报,顿时纷纷变色。其中一个脸上有疤,满脸凶相的大汉猛地站起,怒声喝道:“好哇!!这马家小儿以为自己有几分武勇,竟敢如此放肆!!都随我来~~!!”

    那大汉正是这军营统将,名叫黄涸,颇有武力,在黄巾之乱时,曾立过不少功绩。

    只听黄涸一声喝下,另外几个将领也纷纷高喝,旋即随着怒气冲冲的黄涸赶出。

    而就在黄涸走出帐外的同时,只听连阵急喊响起,须臾又是一阵狂风袭来,急转眼望去,正见犹如鬼神一般的马纵横飞马冲来,凶煞骇人!

    黄涸那几个将领无不俱之,马纵横猛地勒住马匹,扯声吼道:“谁是军中上jiang!!?”

    黄涸心头一跳,忙抖数精神,喝道:“马家小儿,你敢强闯我营,该当何罪!!?”

    “我乃大将军亲封先锋上jiang,今日奉令来此,屡番上报,你皆怠之,又该当何罪!!?”马纵横喝声如雷,震耳欲聋,立刻就把黄涸的喝声盖住。黄涸浑身一震,竟不住地瑟瑟发抖,一时说不出话来。旋即庞德、胡车儿骑马赶到,两人都是熊背虎腰,健硕强壮,黄涸顿时更是害怕,周围赶来的兵众一听,却都不敢轻举妄动。

    “赤鬼儿,此人该当何罪!!?”马纵横见他不答,却也不想轻易放过,冷声喝道。

    “回禀将军,怠慢军中要将,可酌情定罪。如今董豺虎兵犯河东,洛阳岌岌可危,大将军命你为先锋驰援河东,此人故意怠之,足够砍他项上人头十回不止了!!”庞德咧嘴一笑,不紧不慢地说道。

    马纵横治军严明,甚至不惜得罪一众豪门世族,其恶名早就远传。黄涸一听,面色顿变,早没了一开始那趾高气扬的样子,只想着息事宁人,忙道:“马将军恕罪,适才我等正在帐内商议要事,若有得罪,还望马将军莫要介怀。”

    那几个将领见黄涸主动认错,忙也纷纷告罪。马纵横却是连连冷笑,忽地翻身下马,喝道:“军纪如山,早知如此何必当初,谅你等事出有因,只杖打军杖三十,你可服耶!?”

    黄涸闻言,不由暗怒,不过马纵横毕竟是何进亲封的先锋上jiang,若真把事情闹大,他还真担当不起。原本他收到何苗命令,只是想要挫挫马纵横的锐气,也没想到马纵横如此凶猛,竟敢硬闯军营。不过他怠慢在先,若真是闹开了,就算有何苗求情,他也避不了重罚,反而马纵横有将命在身,恐怖不会受到什么重罚。

    但若要黄涸说服,那绝不可能,心中自是忿忿不平,想到马纵横素有勇名,暗忿之下,却也不怕死道:“我等确是怠慢在先,这三十军杖也认了!不过要我等心服,除非马将军能够以一敌之我等五人,可敢耶!?”

    “你要向我挑战!?”马纵横一听,不怒反喜,忽然咧开了一个灿烂的笑容,让黄涸陡生悔意。不过话已说出,黄涸也不能出尔反尔,在众人面前丢了面皮,强装着自信满满的样子,反而讽道:“听闻马将军可一骑当千,颇有当年伏波之风!想必只有我等区区无人,自然是不在话下!”

    黄涸此言一出,却是旁边的庞德和胡车儿放声大笑起来:“哈哈哈哈~~!!”

    黄涸等人不禁恼羞成怒,纷纷怒目瞪视。马纵横猛一摆手,笑容愈加灿烂,不紧不慢道:“你欲马上作战,还是地上分出胜负?”

    黄涸一听,急和身旁的几个将领互对眼色,然后齐齐喝道:“马上作战!”

    “好!!我先到那边的平地等你,若是尔等五人赢了,这军杖全免,我由一人全替了!!”马纵横说罢,转身便就上马,和庞德、胡车儿一对眼神,策马就往旁边不远的平地赶去,周边的兵众见马纵横英姿飒爽,霸气过人都是暗暗佩服,纷纷让道,无人敢拦。

    “哼!那马家小儿不过虚张声势,弟兄们无需害怕,待会就让他见识一下我等的厉害!!”黄涸虽是心中忐忑,但如今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便是向旁边的将领鼓励起来。

    少时,众人在外围成一圈,却黄涸怕马纵横事后不肯认账,故意没有下令驱赶,任由兵众观看。

    只见马纵横早已立马等候,黄涸等五员将士各提兵器,策马赶到。黄涸手提一杆长矛,见马纵横手上并无兵器也不愿欺之,大声喝道:“马将军什么兵器称手!?”

    “取一长刀来!”马纵横不假思索,笑道。黄涸闻声,向旁边一个将士投去眼色,那将士会意,很快就取来一柄长刀,递给了马纵横。马纵横接过长刀,舞了几下,还觉得称手,便道:“我还要挑选兵士,速战速决吧!”

    黄涸一听,心中不由升起一股无明火,却又见马纵横稳若泰山,丝毫不见慌乱,自信满满的样子,面色不由凝重起来,向身后将领暗道:“这马家小儿非同寻常,也无需与他客气,待会众人一起杀上,速将他击败便是!”

    另外四员将领听了,纷纷颔首。就在此时,‘嘭’的一声,锣声忽起。

    “嗷嗷嗷~~!!!杀~~!!!”黄涸一声怒喝,为首当冲,纵马提刀便是杀来。在他身后那四个将领也各提兵刃,纷纷追上,嘶声大喝。

    另一边眼看俨然化作了野兽一般的黄涸四人众一齐杀来,马纵横却依旧一副不紧不慢的样子,视若未睹。就在当头的黄涸快要杀到,马纵横眼神猝地爆出精光,其坐下马匹一声嘶鸣,骤飞奔起。倏然之间,两人正面交接,黄涸双眸瞪大,只觉一股澎湃骇人的气势如巨浪般扑涌过来,心头恐惧猝起,下意识地拧枪手中长矛就扎。只不过马纵横的长刀显然比他长矛更快,只见如虹光飞闪,黄涸搠出的长矛陡地断开两截,黄涸还未反应过来,就在人马分过之间,被马纵横一手抓住了胸膛。在那一瞬间,黄涸只觉一股无与伦比的力量在自己胸膛爆发起来,待回过神来,天旋地转,竟发现自己被抛在了空中。

    “杀呐~~!!!”就在这须臾之间,黄涸身后那四员将士甚至还没发现到黄涸已被抛起,因为如若鬼神一般的马纵横已然杀到他们面前,澎湃骇人的杀气令这四人心惊肉跳,只各提兵器迎了过去。

    刹时,连一阵‘啪啪’震响,周围在观战的兵众肉眼还未能捕捉得到,隐约只看见马纵横连刀急挥奔飞而去,然后那一个个马上的将领,弹飞摔翻,纷纷落地,好几柄兵器一齐飞在高空。

本文网址:https://www.7-hk.com/0_438/34119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7-hk.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